为什么要记下同游者

为什么要记下同游者


在山水游记作品中,柳宗元的“永州八记”历来为人称道。古之山水佳作,多产于贬官之后。文人遭贬,心中郁闷,寄情山水,乐而忘忧,于是诞生了《岳阳楼记》、《醉翁亭记》等名作。柳之“永州八记”亦是贬官作品,其《小石潭记》历来被选入中学教科书。鉴赏文章多矣,洋洋洒洒,不必多言。在教学中,我和学生们在学习之余,对文章最后一段进行了探讨,这看似多余之笔,却领会到了佳作之妙,以及佳作之所以成为佳作的一些道理。


且看本段:“同游者:吴武陵,龚古,余弟宗玄。隶而从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已,曰奉壹。”


这好象是一段多余的尾巴。从整篇文章来看,写到“乃记的而去”,就已经可以画句号了,文章亦非常完整;但柳宗元就是柳宗元,他又加了这么一条尾巴,把寥寥的几个同游者一一罗列出来。他在题记之时,难道就想到了这些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还有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潭),会同他的这篇牛刀小试之作一起名垂千古?人是小人物,历史不会记得;潭是小潭,绝非名胜,还在一片荒野之中,谁会记得?我柳宗元会记得的,在这贬谪之地,亦如这小潭之所在,弃之荒野;我这贬官的人,亦如这小潭之所在,弃之荒野。相看两不厌,惟有小石潭。昔日之繁华不再,惟有这屈指可数几人还在追随,不记下他们,良心会永远受到折磨,因为这是在患难之中啊!患难之中的几个游人,曾还和一代文豪流落在这荒野之外!柳夫子心中痛啊,可这痛又谁能知?


也许是老天爷有意开了一个玩笑。柳宗元个人的不幸,却给文学带来了一次幸运。试想,没有这次贬谪之旅,哪有这精美凄婉的《小石潭记》,更何况“永州八记”?历史是公平的,小石潭名垂史册。而同游者,亦成永恒。

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主题

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主题


——《热爱生命》教学札记


  


这不是我的发现,是一个学生在上课时说出来的,电光火石般的灵光一闪,照亮了我从没有去思考的一个角落。


正常的教学,总是在赞美人的生命的顽强和伟大。你看,那个人在濒临死亡的边缘,用尽所有的意志、精神、智慧、力量同茫然无际的大自然的无处不在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抗争,这些已知的和未知的,有形的和无形的力量——比如荒原,漫无边际,布满沼泽,迷失方向;再比如雨雪,一连几天,接踵而来的还有寒冷;还有黑夜,像网一样的黑色恐怖和孤独;还有狼群,幽灵般的神出鬼没……任何一种力量,只要轻轻一捻,就可以捻碎他的小命。再加上身体的伤残、粮食的断绝、朋友的抛弃、枪和猎刀的不见和无孔不入的死亡的恐惧,折磨得他身心俱疲,万念俱灰,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就算是有超强的求生意识和钢铁般的意志,也免不了会陷入绝望的泥淖而垮掉——可别急,作者可不会让他轻易死掉——作者安排了一只和他有着类似命运的病狼在羞辱他。士可杀不可辱,他想:“如果这是一条健康的狼,那末,他觉得倒也没有多大关系;可是,一想到自己要喂这么一只令人作呕、只剩下一口气的狼,他就觉得非常厌恶。”就算是一只病得要死的饿狼,也同样可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命运就是这样苛刻而弄人。他奄奄一息,他不情愿死,他觉得这样死得太没有“面子”!“在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他居然会死掉,那未免太不合理了。”于是,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冷静和智慧——“除非他干掉这只狼。”他做到了。于是,热爱生命——作者所要表现的这种历经千难万险、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硬汉精神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课文只是节选了小说的后半部分。在小说的开头,还有一首小诗:


这就是生命中唯一的财富


活过并经历痛苦


能做到这一点也就不错


即使输掉了最后的赌注


小说启示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神奇而宝贵的,只有用之去同命运抗争,生命才会光芒四射。


其实,何止是人的生命神奇而宝贵,所有的生命都是神奇而宝贵的,都在同自己的命运抗争,因而都绽放出了美丽的生命之花。


且不说前面的松鸡“咯儿咯儿咯儿”的叫声和母松鸡“大吵大叫地在他周围扑来扑去”,也不说训鹿的“一面尖叫,一面飞奔”,它们同样热爱生命,但并不是作者所要表达的。我只想同大家一起来看看这个倒霉的病狼是怎样“输掉了最后的赌注”的。在这个人身体极端虚弱和僵硬的时候,“他听到背后有一种吸鼻子的声音——仿佛喘不出气或者咳嗽的声音。”一只躲在两块巉岩间的病狼盯上了他。他走到哪里,狼就跟到哪,“他的步子很软,很不稳,就像跟在他后面的那只狼一样又软又不稳。”他知道,“那只病狼所以要紧跟着他这个病人,是希望他先死。”这条病狼的耐心太可怕了,一天,两天……的跟着,“早晨,他一挣开眼睛就看到这个畜生正用一种如饥似渴的眼光瞪着他。它夹着尾巴蹲在那儿,好象一条可怜的倒霉的狗。早晨的寒风吹得它直哆嗦,每逢这个人对它勉强发出一种低声咕噜似的吆喝,它就无精打采地呲着牙。”有几次趁病人昏迷,猎物已经到口,可它实在太虚弱了,似乎连咬开皮肉的力量都没有。最后,在人的“阴谋”之下,它输光了老本。作者把这条病狼求生的渴望、努力、艰辛同样写得细致入微,难道不是在从另一个角度表达“热爱生命”的主题吗?


尽管这条恶狼让人感到十分厌恶,也尽管作者本意并不是用它来表现主题,但狼的生命也是生命,狼的艰难求生也一样是对生命的热爱。学生的解读让我感到惊喜。《热爱生命》无论是作为课文还是小说都已读过多遍,能从旧读中读出新意,敢于读出新意,不也是一种“热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