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足功夫,死去活来

用足功夫,死去活来


——从双流棠湖中学刘勇老师上《湖心亭看雪》一课看古文教学


时间:20111012


地点:德阳二中


 


省骨干教师送课下乡,有幸听了一堂双流棠湖中学刘勇老师的课:《湖心亭看雪》。


因为是借班上课,师生两陌生,为了吸引学生,一上课,刘老师先唱了一曲刘欢的《从头再来》,歌声充满磁性,魅力四射,彻底地征服了学生。以这种方式开课,学生对老师保持着高度的注意力。


文言文教学肯定要读,而且要读出韵味,读出神采,读出感情,要像演员一样进入角色,要让人觉得,这声音就是张岱的,眼前仿佛是作者从时空隧道中走来,给我们娓娓道来……刘老师为学生范读课文,他做到了。


轻柔的音乐响起,仿佛雪花飘落水上,悄然无痕;沧桑的声音传来,仿佛夕阳斜照黄花,凄美伤痛。刘老师不是在朗读,而仿佛是张岱的灵魂就寄托在了他的身上,他完全地融入了情景,声音自然而然地从心灵深处流泻出来,没有一丝哽涩,没有一丝浮华,却又让人觉得有一丝苦涩,有一丝落寞……全场寂静得只有行云般的音乐和刘老师流水般的声音,朗读结束数秒,磁性的声音犹然在耳,一段短暂的时间空白之后,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刘老师把课文背得十分精熟——一般的老师是捧着课本读,好的也一样能读得神采飞扬,刘老师给自己挑战,一字不漏地背出,而且随着音乐、手势、表情,连标点符号都没有错——没有千锤百炼的功夫,是做不到的。然而他做到了,他征服了我们。


让学生自由朗读,熟悉文本,体悟文心。尔后请学生朗读,纠正错字,进行点评。鼓励与肯定,增加了学生学习的信心。


学习,是学生的学习,是学生自己的事。宁静致远,课堂上没有永远的热闹,更多的是冷静的求索。调动起学生的热情后,刘老师让学生默读课文,依据课下注释,读懂句意,文意。这时候,教师做巡视,查看学生的学习情况。当然,这里面有方法的指导,直译为主,意译为辅。具体方法是“六字法”:留、补、调、换、删、变。“留”,就是保留。凡是古今意义相同的词,翻译时可保留不变,这类词很多,是汉语通达古今的桥梁。“补”,就是增补:(1)变单音词为双音词;(2)补出省略句中的省略成分;(3)补出省略了的语句。补上的内容多用括号括起来。“调”就是调整。把古汉语倒装句调整为现代汉语句式。主谓倒装句、宾语前置句、介宾后置句、定语后置句等翻译时一般应调整语序,以便符合现代汉语表达习惯。“换”,就是替换。用现代词汇替换古代词汇。如把“吾、余、予”等换成“我”,把“尔、汝”等换成“你”。“删”,就是删除。删掉无须译出的文言虚词。“变”,就是变通。在忠实于原文的基础上,活译有关文字。有了方法,有了实践,当然要看学习的效果。刘老师抽学生开火车翻译,先读整句,再译,重点的词语还要单独解释。译完后,补正,肯定,请坐下。最妙的是马上抽学生把刚才的重点词语的意思说出来,不看书。这一招让学生上课必须高度集中精力,而且加强了瞬间记忆,即便是没有抽到的学生,也在头脑中又“过”了一遍,印象深刻。全文译完后,刘老师又把这些要掌握的重点词语归纳出来,用多媒体反复展示,又抽学生过一遍,在课堂上就让学生完全掌握,举一反三,使文言文的学习既高效又有趣。


疏通了文意,趁热打铁,试着背一下课文,如何呢?在老师的引导下,很快,这个问题也解决了。学生怕背,刘老师的妙方是,每句提一个字或词,学生跟上,提着提着,就只有学生的声音了。把学生引向正确的道路,让他们自己走,正是老师的高明之处。当然,这有赖于对课文的熟悉和理解,熟读而至于成诵。


对课文的理解,不能只局限于文字的表面,还要深入文章的灵魂。刘老师引导学生抓关键词。学生探究,发现,是 “痴”。对。为什么是“痴”?先看“痴行”,“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这天夜晚,“独往湖心亭看雪”,一个“独”字,写出的不只是身的孤独,更是心的孤独,就此对作者进行介绍,让学生明白了张岱为什么要这样特立独行;再看“痴景”, “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天长水远,天地茫茫,而人如一芥,是何其渺小!通过不动声色的白描,慨生悲叹于景中!再看“痴情”, 年号是旧年号,事是旧事,人是旧人,这一切都表明,作者忘怀不了他的故国家园啊。因此这样一个痴人,舟子是不能理解的,世人是不能理解的,痴人张岱,只能在天人合一的山水之中,世俗之外,独抱冰雪,享受自己的孤怀雅兴。


进一步了解他的作品,《西湖梦寻》、《陶庵梦忆》,为学生打开一扇窗,让他们看到更多的张岱。只有真正走进了作者的内心,知人论世,才能真正理解文本。刘老师把学生带进了课文,又走出了课文,让学生懂得,文章就是用来表达情感的,只有表达真情实感的文章,才能真情动人。


整个一堂课,教者用足功夫,开合自如。也正如教者所说,文言文的教学要“死去活来”——也就是在课堂外要下“死”功夫,才能在课堂上“活”过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走向成功的人大抵都是如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