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记下同游者

为什么要记下同游者


在山水游记作品中,柳宗元的“永州八记”历来为人称道。古之山水佳作,多产于贬官之后。文人遭贬,心中郁闷,寄情山水,乐而忘忧,于是诞生了《岳阳楼记》、《醉翁亭记》等名作。柳之“永州八记”亦是贬官作品,其《小石潭记》历来被选入中学教科书。鉴赏文章多矣,洋洋洒洒,不必多言。在教学中,我和学生们在学习之余,对文章最后一段进行了探讨,这看似多余之笔,却领会到了佳作之妙,以及佳作之所以成为佳作的一些道理。


且看本段:“同游者:吴武陵,龚古,余弟宗玄。隶而从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已,曰奉壹。”


这好象是一段多余的尾巴。从整篇文章来看,写到“乃记的而去”,就已经可以画句号了,文章亦非常完整;但柳宗元就是柳宗元,他又加了这么一条尾巴,把寥寥的几个同游者一一罗列出来。他在题记之时,难道就想到了这些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还有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潭),会同他的这篇牛刀小试之作一起名垂千古?人是小人物,历史不会记得;潭是小潭,绝非名胜,还在一片荒野之中,谁会记得?我柳宗元会记得的,在这贬谪之地,亦如这小潭之所在,弃之荒野;我这贬官的人,亦如这小潭之所在,弃之荒野。相看两不厌,惟有小石潭。昔日之繁华不再,惟有这屈指可数几人还在追随,不记下他们,良心会永远受到折磨,因为这是在患难之中啊!患难之中的几个游人,曾还和一代文豪流落在这荒野之外!柳夫子心中痛啊,可这痛又谁能知?


也许是老天爷有意开了一个玩笑。柳宗元个人的不幸,却给文学带来了一次幸运。试想,没有这次贬谪之旅,哪有这精美凄婉的《小石潭记》,更何况“永州八记”?历史是公平的,小石潭名垂史册。而同游者,亦成永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