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有羡鱼情

徒有羡鱼情


外面的风刮得很紧,梧桐的枯叶被风扬起,在空中无助地飘零。沙尘亦随风而起,弥漫在灰蒙的空中。春已到,寒未去,今儿似乎比冬天更冷。


这个春节,习惯了下午去湖边看柳。今年春早,湖边的柳树早已吐出新芽,红梅、报春、海棠……都在争着开放。池塘生春草,水润处,已是一片新绿。


看着窗外的风尘和纷飞的黄叶,我止住了脚步。


恹恹地打开电脑,闲闲地读一些文章。


来到“语文潮”,渐入佳境。


余映潮老师的书读过一点,我手上有一本他的阅读教学艺术50讲。余老师的大名春雷般响彻教坛,只是未见其人。去年九月四川的“名师汇”有他的讲课,很想去,但我人在主席台下,争而不得。相隔几十公里的空间,阻断了这次最近距离的仰望。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早就是语文潮的读者了,跟随余老师的脚步,神游在祖国的大江南北。虽是一知半解地学习,闭门造车地体悟,还是觉得大有裨益。这一次是真的触动我了——余老师一贯用数字说话——仅仅一年时间,2012年,这是一串多么骇人听闻的数字啊——


1、出版学术著作两部——《余映潮的中学语文教学主张》、《这样教语文——余映潮创新教学设计40篇》。


2、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收录的文章3篇——《读出课文内容的“集合”》、《欣赏小说的表达技法》、《中学语文阅读教学诗意手法例说》。


3、发表学术文章60篇。


4、在全国各地讲公开课160节,其中有大量是新课首讲。


5、在全国各地进行教学讲座40余场。


余老师说——


我在非常艰苦的奋斗中走过了我的2012年。


这一年的工作,仍然是综合的、立体的、实践的。


每一步都需要体力、智力、毅力。


这一年的工作,我仍然用数字来表现。


它们是最真的、最实的。


当时钟走到20121231日的零点,


它们便全部都沉默着,隐没到浩渺的时空之中。


(详见http://www.yuyingchao.com/Article/20130207055106_4264.html


注意最后一句:“当时钟走到20121231日的零点,它们便全部都沉默着,隐没到浩渺的时空之中。”


想哭。是感动,更自愧。我也投了朱永新教授的“成功保险”,虽不能保证“每日三醒自身,写千字文一篇”,但一年36.5万字的随笔还是能够写得出,十年之后,我会是一个怎样的我呢?余映潮老师的“劳绩”或许我永远无法企及,但也让我看到了方向。


这时,我虽然临渊羡鱼,但我更知道怎样去退而结网。


所有的成绩都成为了过去,成为了历史,新的一年开始了。这就是余老师,一个过了“耳顺”之年的老人。当很多人都还在津津乐道于“当年勇”时,当我们的很多教师“人未老,心先衰”时,余老师又雄姿英发地上路了。他已接近“从心所欲”的年纪,但他并不老,在教坛上风华正茂。海南省小学语文教研员王琴玉老师“愿意把我剩余的生命全部借给余老师,因为这样的人,应该不朽,他活500岁,都不过。”我所愿的,是祝余老身体健康,在教坛上青春永驻。当然,青春永驻的最好方法,就是追随余老师的脚步,立足本职,踏踏实实教学、教研、思想、著文,“以乐其志”,在这个社会上留下自己的足迹,为这个社会留下一点精神的财富。


如果有点时间,常去读读余老师宣言似的作品:《踏遍青山人未老》,人之为人,便能寻得价值和尊严所在。


还是用他弟子的话来作今天随笔的结束语——


你用几十年的时间持之以恒地耕耘心中的绿洲——那是学者的执着;你用数以万计的资料构筑教学教研的长堤——那是勤者的积淀;你用一节节生动的课例走遍大江南北——那是跋涉者的足迹;你的一次次讲座激起一次次风暴——那是思想者的结晶;你的“板块式思路”引起强烈反响——无论赞美者还是质疑者都不能不承认那是开拓者的勇气;你的1200多篇文章和一本本专著编织成生命的云锦——那是成功者的花环……


(详见http://www.yuyingchao.com/Article/20080503081317_3811.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