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千年的幸运

相约千年的幸运


德阳市第八中学  许必华


 


其实日子早就倒数了,只是临近,才愈发觉得紧迫。怎么?一眨眼就到了六月,屈指一数,离中考已不到半月。


仿佛一旦毕业,就再不也不相见似的,学生对我是越来越依恋,包括成绩差的,往常跟我对着干的,全都不再调皮捣蛋,都像变了个人似的。三年来,我只是教他们语文,并没有给他们什么,而他们却给了我很多。整理学生发表的文章、以及利用这些文章写的所谓教学论文,没想到也有了几十页。就是这些文章,为我浪得了些许浮名。我真感到自己幸运,遇到了这样一群学生。不是我成就了他们,是他们成就了我。


教书是我安身立命的本职,无论付出再多都是理所当然。除了教书之外,我可能给学生的,是一种习惯的影响。我爱看书,看到了好句子就喜欢抄下来,或写几句感慨,于是就有一些频率相同的学生,跟着看起书来,也跟着作笔记,还将他们爱看的书给我看,于是我知道了《世有桃花》《陌上花开》《林徽因传》……我要坦白的是,这些书,我一般都辜负了他们,浮光掠影地看上几页,就“权威”地发表意见,故作高深。学生给我的书中,我比较认真看的是一本余华的杂文和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当然,我办公室的书柜里,也有几十本书,旁边有一个软抄本,谁借书自己登记好了,也没人管。我看开始还有人登记,后来就随便了,想看就看。也包括一些杂志,如《意林·作文素材》,惹得几个“素粉”一有空就往我办公室跑(说明一下,我的杂志是不出办公室的)。偶尔也有老师来看书。由于我的办公室只要上班就从来不关门,进出也自由,据一个和我走得近的老师讲,里面的一些好书,被个别爱书的老师淘走了。反正我办公室里书是乱放的,走失几本根本就看不出来,也不知道。只是有时要查资料了,到处都找不到。家里的书更多,真不知道是放在学校里了还是家里。反正又不是找“罪证”,找不到就算了。


从初一起,就让学生写日记,开始还检查一下,初二时奖励了一次坚持写日记的,初三因为忙,就不再检查。快毕业了,学生还惦记着我奖日记本,直到“六一”前夕,我才突然检查,结果还有12人在坚持写。三年了,不容易。于是花掉了一篇文章的稿费,买了十二个本子,并题惜别诗一首:相约千年前/相聚一瞬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在中午借了学生十分钟,搞了一个发奖仪式。由于每个本子都不相同,所以要用语文的方式让学生自选喜爱的款式。做了十二个签,签上从每册语文书上选了两首诗,只写上题目。学生依次抽签,比如抽到“1”的同学还要将诗背出来,才能选,如果背不出来,就轮到最后去。学生们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把桌子拍得生痛。抽了签,看到自己签上的诗名,有的叹息有的雀跃。在一片欢喜声中,学生们拿到了自己喜爱的日记本,我刚要走时,突然有人发现了我的题诗没有签名,于是一群学生蜂拥而上。一切都在预料中,我暗自欢喜——又当了一回“明星”。


班上有几个学生,中语文之“毒”很深,除了坚持看书、作笔记、写日记外,很爱写作,且水平很高。我发在“意素”上的文章,多有学生的作文为范文,为此学生很有成就感。去年一名学生一篇作文在“意素”上发了,据说样刊一拿回家,就得了家人400元的奖励,比我的稿费高多了。最近又有学生作文参赛,已到了省上PK,我本想低调,结果要网上投票,被校长知道了,在全校宣布,要求老师们每天投票,并发动学生投票。电信公司也来了,说可以帮忙运作。学生也很期待,想胜出去参加省级或国家级的夏令营。有几个学生写作文爱取材于名著,为了求证,害得我将《名人传》《三国演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看了个篇,我真叹服学生记忆的精确。课堂40分钟的作文,能写到如此水平,我自叹弗如。他们的作文能够走出盆地,走向全国,也就不奇怪了。


我就一枚小小的语文老师,能够如此幸运地遇到这么一群优秀的学生,是修炼千年的福吧。

《相约千年的幸运》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