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浮躁到平静还要走很长的路——巴金《短文两篇》同课异构课例简评

从浮躁到平静还要走很长的路


——巴金《短文两篇》同课异构课例简评


 


德阳市第八中学    许必华


2015326日。德阳什邡。


成都“刘源语文名师工作室”与德阳“贾国友语文名师工作室”的成员碰撞于课堂,以“回归”为主题,不用多媒体,用黑板和粉笔上语文课,确实给人很多思考。


一、教程简说


(一)德阳刘强


1.利用地方传说引入。(德阳什邡有个红白镇,红庙祭祀太阳,白庙祭祀月亮,引出课题)


2.读课文。正音。(师读一段,5生各读二段。师纠正读音,指导读法。)


3.引领学生学习课文。


1)整体把握。


日的特点:发光,热;情感:赞美。


月的特点:发光,冷、死;情感:厌弃。


2)情感体会。体会作者深含情感的句子。在这个环节生成:


①对日、月的情感。


②对比的写法。


③故事的寓意。(飞蛾扑火和夸父追日:无论卑微还是高大的生命都可以有自己的追求。为追求而献生的精神是值得赞美的。姮娥奔月:扑向死的星球,目的是为了改变这个冰冷、孤寂的星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也同样值得赞美。)


④引出时代背景。点示作品时代意义:赞美为民族解放而勇于牺牲自我的人。


4.仿写。展示。


5.再读后几段。结课。


(二)成都龙梅芳


1.由唱四川民歌《太阳出来喜洋洋》和苏词《明月几时有》引出课题。


2.读课文,用原文回答。


1)读《日》。如果没有光和热,会怎样?(生成句法教学,如双否句,反问句的作用。)


2)读《月》。给你最突出的感觉是什么?(生成品词教学,如扑、浸入,换个词如何?)


3.三个故事的意义。


1)飞蛾扑火:烧死。夸父追日:渴死。得出结论:以生命为代价,追求光和热。


姮娥奔月:以另一种方式追求光和热。


2)三个故事还有另一种说法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夸父追日——自不量力,姮娥奔月——作茧自缚。你是怎么看的,写一写。展示。


3)三个故事都赞美了为追求光明而献身的精神。联系时代背景:抗战;再作拓展,历史人不乏这样的人,如谭嗣同等,还有一个“我”。读课文原句。


4.对文中中心句反复读。拓展舍身名言。与课文不谋而合。再读。


5.结课。日月对比。表明作者的人生追求。安排下节课,走进日月的世界——日月诗词专题学习。


二、课例简评


对于散文诗的教学,我们应该选择什么内容来教,怎样教?这两堂课给我们的回答是:通过对三个故事的解析,结合时代背景,理解作者的人格理想。确实,无论是飞蛾扑火、夸父追日还是姮娥奔月,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都寄托了作者的人格理想——也正是很多人人格理想的真实写照,故而能引起共鸣,有鼓舞人心的力量。让学生明白了这些,是不是就完成教学任务了呢?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语文教学“教什么”“怎么教”的问题,似乎从来就没有一个明确的回答。欲通过两堂课来回答,显然是做不到的。具体到这两堂课,教了些什么,怎么教的,是清晰的。上述教程的呈现,正是为了一个客观的表达,作为样本,便于对课例进行研究。


我以为,语文教学首先而且首先应当着力于语言形式的学习,这既是课标精神,也是语文教学的特质。


语文教学当然要让学生明白这篇课文“说了些什么”,更要让学生明白“是怎样说的”。“是怎样说的”所表现出来的教学内容就是语言形式。对语言形式的学习,是语文教学的重中之重。如果说其它学科教的是语言的内容——即说了些什么,那语文教学的特殊性就在于还要教学生明白什么是语言形式——即怎样说的。很可惜,我们现在的语文教学,重内容而轻形式,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语言内容是无限的,而语言形式是有限的,以有限驾驭无限,才是语文教学的根本。所谓的“回归”,即要回到语言形式的学习上来,才叫根本。


具体到语文教学中,有哪些语言形式可以作为教学内容呢?传统的说法是字、词、句、篇、语、修、逻、文。字、词、句、篇是外在的语言形式,语、修、逻、文是内在的语言形式,加上语音和标点,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语言形式系统。以此为观照,刘老师通过“读课文,正音”环节进行了专门的字词教学,学习了深含情感的句子,介绍了时代背景,对课文主旨进行了把握。龙老师通过读课文,对有表现力的字词进行了品析,学习了形式特别的句子,提炼了文章的写法——对比、象征,引入了时代背景,对课文主旨进行了把握。


语言形式的这十个方面,一堂课或一篇课文并不是要面面俱到,但一定要就一个或几个方面有所侧重,这样才能做到重点突出。就本课而言,这是两篇散文诗,所处的课程位置是散文诗单元第三篇课文。散文诗的语言有什么特质,或是什么能让其成为散文诗,这应该成为一堂课教学的主问题。比如,散文诗的表达方式主要是描写性和抒情性的。描写使其语言生动,富有形象性,如飞蛾“将身子扑向灯火”,一个“扑”字,属动作描写,有方向、有速度、有力度,形象地写出了飞蛾向死的义无反顾。抒情有直接抒情,也有间接抒情,关键是把握隐蔽于字里行间的间接抒情。如“为了追求光和热”,一个“追求”,将飞蛾的行为人格化了,人格化意义的背后是高尚化,这就是后文赞美飞蛾的逻辑基础。再如“终于死在灯下,或者浸在油中”,一个“终于”,写出了飞蛾明知要死还要扑火的决绝与悲壮,同样暗含赞美之情。这种情,通过读,是感受得到的。


我们就以散文诗语言的描写性和抒情性来上一堂课,散文的语言,诗的语言都直观地呈现给了学生。一堂课就解决这一个问题,让学生作比较透彻的把握,才是让学生真有收获,大有收获。评课专家罗老师有一句极端的话,一堂课有且只能有一个目标,虽则极端,却也真知灼见。


因此,两堂课(后者似乎更甚),重语言内容而轻语言形式,没有把一个知识点讲通透,而是为了课堂教学的面上好看而浮在文字的面上。这些都是课堂浮躁的表现——对文本没有带领学生进行深入地研读,没有扎实地进行语文思维训练,而是领着学生向既定的答案走去。用评课专家黎老师的话说,就是结论先行,再寻证据。这也是现在语文课堂的常态。


由些看来,语文教学要回到根本,回到静心读书、潜心研学的状态,还有很长一段路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