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三重境界

教师的三重境界


——成都锦西中学演讲记


 


2015128日下午,细雨纷飞,寒风凛冽。


成都锦西中学报告厅,两个小时的演讲,但愿能给老师们深邃的心中吹起一点涟漪。


演讲的题目是《教师的三重境界——以实证的教学研究成就自我》。我不想去作“实录”,我只想把有意思的话记录下来,有的是预设的,更多的是生成。这些话,我称之为“语花”。


语花绽放。


主题词:分享


锦西中学寒假要培训全校教师,邀我去给他们作一些通识性培训。这挺为难我的。我一向只讲语文专业上的东西,那么多学科的老师要一起听,众口难调,我怕让人听得睡觉。然盛情难却,加之以前也做过这方面的培训,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讲些什么呢?一直在想这次讲座的主题,偶然看到了一幅很卡通的画,两只狗面对一根骨头,我忍俊不禁,一下子有了灵感——分享。我没有什么可炫耀的,只能拿一根骨头跟大家分享。





在这样有点搞笑的的气氛中,培训开始了。


 


关键词一:培训


1


所谓“培训”,也可以俗称为“洗脑”。洗脑,当然用大品牌效果最好。比如说魏书生老师,这样的品牌如雷贯耳,一听名字就令人肃然起敬。再如本土名牌李镇西老师,在全国都是响当当的。最近崛起的“正道”语文掌门人李华平教授,也在全国火了起来。刚才你们的校长都说了,之所以没有请这些大牌名家教授,是要让大家换个口味。以吃为比方,他们是大酒店,我只是农家乐。吃腻了大鱼大肉,吃点萝卜青菜,也许别有一般滋味。


2


我们都知道,给学生讲课,要先了解“学情”。我查看了一下锦西中学网站,这“学情”着实让我仰望:教职工124人,70%有中、高级职称,50余名市区级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优秀教师,29名硕士研究生。给这么一个高素质的优秀团队讲课,我的心里确实很紧张。我的第一学历只是高中,教书都不够资格,可以说是混进教师队伍的。但一想到“混”进来的人还有钱梦龙老师,他只是一个初中生;黄厚江老师、李华平教授的起点都不高,中师而已,也就有了一点信心。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比我起点高,都很厉害。所以我今天不敢说是给大家讲课,只能分享一下我的成长经历以及我对教育的感悟。没有什么肉,净是骨头,如果你愿意啃,可能还是有点味道。


3


我今天的讲座,解决不了“动力”的问题。我想起了《国际歌》中的一句话,“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一个老师能不能做出点成就,跟学校没有什么关系,并不是学校鼓励你成为教育家你就是教育家了,也不是学校打压你你就成不了才。很多的时候,当教师的,靠的是自我成就。没有机会上公开课,你可以把自己的每一堂课当成公开课来上;没有机会外出学习,你可以在网上去看名师的视频,去读他们的书,不需要得到谁的许可;没有机会成为名师,你就默默地教好自己的书、深深地钻研好那几本教材,把你的教学作品向全国最有名的刊物上投,发表的东西多了,香气也就会飘到墙内来,这样你就可以“逆袭”、“倒逼”,成为名师。


4


都是教书的,不要说“差不多”,差别大着呢。都是教书的,为什么有人花香四溢,香远益清;而有的人教了一辈子书,默默无闻,无人问津?关键是你对这个职业是不是认同的问题,其次才能谈热爱,最后才能讲事业!有的人是不得已当了教师的,又一直找不到感觉,慢慢地也就没有了感觉,三年一届,十届也就混得差不多了。有的人只把教书当成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他自然也就用他掌握的那一点本事混饭了,只要还混得下去,是绝不会再充电的,因此大学学到的那点东西,支取了一辈子,最终教高中的就只有了高中水平,教初中的只有初中水平,教小学的只有小学水平了,落得个被人看不起——教师地位之所以低,正是因为这水平低啊!只有少数人,能够职业觉醒,进而把教书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最终从中找到生命价值的归宿感,这样的老师,沉浸在自己平凡的工作中,幸福着呢。


5


教书靠的是一个“悟”字。悟透了,想通了,就有感觉了。一有感觉,就会“中”教书的“毒”,深陷其中,愈走愈远,最后让别人望尘莫及。孙悟空之所以有那么大的本事,靠的就是一个“悟”字。他在菩提祖师那儿学了那么多年,一直都是个“打酱油”的,直到有一天,他听课听得有了点感觉,就在那里手舞足蹈的,惹得老师走下讲台,在他头上拍了三下,然后倒背着手走了。同学们都怪悟空违反课堂纪律,惹老帅生气了。悟空却暗喜是老师在暗示他,要他三更半夜从后门进去,要教他真本事。三年勤学苦练,终成大器。人只有在人后非常努力,才有可能在人前看起来毫不费力。本事都是背着人练出来的。我在外面讲课,有时也讲得老师们热血沸腾的,一下课就纷纷来拷课件,结果下来后,真正“反刍”的又有多少?培训这事儿只是一种形式,更多的靠的是自己下来的修炼,长期的坚持!如果你有幸能看到名家平时的功课,你就会知道,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天才,只有勤奋!


 


关键词二:关注


1


不要说没有人关注你,头上三尺有神灵。人在工作中,不是看他说了多少,而是看他做了多少。多做是福,可以从多方面得到锻炼,增益其所不能。能做更好,在做中证明了你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还有一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这些所谓的“神灵”或“天”,有三层意思:一是你的同事或领导,你所做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心里明镜似的清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二是你的学生和他们的父母,你所做的一切,他们也都看在眼里,等毕业之后,你在他们心中还有神一样的地位,你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老师;三是你的良心,教书本身就是一种良心活,课堂教学你是上帝,没有谁能管住你讲什么,怎样讲,惟有良心像明镜似的照着灵魂,守住底线,树立标高。


2


说到“人在做,天在看”,我要特别说一个具体的“天”。你可以把同事、学生、家长、良心都看成“神马”,但千万不要把上司当作“浮云”。学校的年级组长、教研组长、中层干部、校长书记,严格说来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官,但确实是你的上司。千万别把村长不当干部,你敬他是太子,你就是皇帝;你当他是狗屎,他就视你如草芥。有时你得罪了他——不要说得罪,就是没有尊重他,他都可能一坨臭屎关照在你头上,死不了人,却很难受。你在这个小天地里,有他在上,你永难翻身,只是韩信,才有这般忍耐。如果你还没有炒上司鱿鱼的本事和脾气,你就只能忍辱偷生……讲到这里,我看老师们都笑了。


3


领导让你去参加什么培训或教研会,是对你的看重,千万别让领导来求你去。求了你这次,恐怕就没有下次了。任何一次培训,都是一次机会。那些讲课的老师,或多或少都有他的过人之处,能够有机会结识他们,说不定哪一个就是你生命中的贵人。史铁生残废后是很自卑的,他虽然写出了很多好的作品,依然没有信心。他的朋友就把他往作家圈里拉,进去后,看到了许多自己熟悉的和敬仰的名字,这些人就在他的面前,他很想结识这些人,也就试着“厚着脸皮”往名人堆里蹭。蹭进去了,就是蓬生麻中,不扶自直。有一句话,叫“猪鼻子里插葱——装象”。装得久了,也就像了。我是2010年才认识到这一点的。以前我只知道我们区的语文教研员是谁,不过一只井底之蛙。后来通过学习、看书,知道了王君、韩军、程翔、黄厚江、余映潮、卿平海、程一凡这些名字,再后来就有机会结识他们。他们不认识你没关系,自我介绍啊!像我去年12月在西华师大讲学时,得知程一凡老师要来,这是我崇敬的老师啊,我留了下来,晚上一起吃饭时,我就自我介绍,程老师一听,哦,知道,何立新老师说起过你。马上交换电话,就这样认识了。


4


语文的天空群星灿烂。其实也不止是语文,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的星座。只是现实的云雾,遮蔽了我们的双眼,让我们看不到星光的闪耀,时间久了,我们也就失去了仰望星空的冲动。没有了星光的牵引,我们很容易变得固步自封、孤芳自赏,冰心说:“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这个小,就会使自己变得鼠目寸光、麻木不仁。有一句话叫“百无一用是书生”,除了教书,我们的很多老师,在社会上确实非常幼稚,但却自以为是、自命清高。大事做不了,小事不愿做,总觉得付出太多,得到太少,牢骚满腹,愤世嫉俗。我们都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但很少有这样的体会,或不愿意去体会。我们都知道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峰,但在成都,在这里,在这时,我们透过窗户却看不见。看不见,也就感受不到它的高度。当你走到海拔5000多米的珠峰大本营时,你就能看到珠峰那迷人的峰顶,然而,你要接近它,才知道每走一步都不容易,这样你就会对走在你前面的人肃然起敬。尽管他离你只有几步之遥。我们很多人都知道余映潮老师是大家,至于他有多高,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我去年四月在成都七中学习时,每天早上陪他去学校,给他拎包,走在他的身后,才真正感到什么叫高山仰止!


只有走得越近,才能越是感到山的高度,看到星光的闪耀。能感觉到头顶上星光的照耀,能看到前方高山的风景,而心向往之,默默地被它吸引前去,这或许才能叫真正的职业觉醒。只是可惜,我们很多人,一辈子都在梦中,从未清醒。


因此我建议你默一下,在全国、省、市乃至区、校范围内,看一看在自己的学科中,能说出多少个同行的名字。他们的名字,又有怎样的光辉。……如果你能说出100个并大致知道他们的业绩,这说明你就已经真正入行了。


5


你问我为什么能够受到关注,我先要问你是否经常关注别人。只要你经常关注别人,你心灵释放的电波就会被人接受到。不要急于求成,时间一定会给你机会。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关注王君,听她的课,看她的书,将心得写成文章。201312月,重庆有一次全国性的作文课展示活动,王君要来上课,我跟学校领导请了假,也就去了重庆。在重庆暨华中学,我听了王君老师的课,也在课余时间和她作了交流,当她问我名字时,她似乎觉得在哪里见过,其实在“语通”上,有几次我和她的文章同期刊出,她或许有点印象。她用冰冷的小手握着我说:“兄弟,语文的路上优秀的人很多,但并不拥挤,因为坚持优秀的人并不多。”只要你一直坚持优秀,受到关注就只是时间的问题。前年9月,我在西华师大省骨干教师班参加培训,这一次有两个半天要安排学员讲课,我有幸被选中。我讲的题目是《小科研,大作为》,99日下午,我第一个开讲。或许是学员讲课,没什么水平,导师怕没有什么人来听,就请了几十个文学院的本科生扎场子,哪知道同班100多名学员基本上都到了,大教室坐得满满的,连过道上都坐着人。我无知者无畏,也没去管下面坐着的都是全省各地选派的语文高手,也不去管那些文学院的学生和教授,从下午3点到5点,整整两个小时,一口气就讲下来了,仿佛时间过得很快。讲完之后,当长时间的掌声把我淹没时,我才觉得不只是出于礼貌,还有某种真心的赞许!导师杨教授在总结时,说为什么要选许必华老师讲,“一是许老师交的作业,全是正式发表的文章,有十三篇之多,而且还有的发表在核心刊物;二是他去年在中华语文网上开了博客,里面发表了上百篇文章。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底气,他才能这样从容地讲上两个小时。他是我们学员中真正的草根专家,我现在正式宣布,聘请许必华老师为西华师范大学国培项目语文教学专家。从今以后,西华师大有培训活动,就请他来讲课,享受专家待遇。”教室里响起了经久的掌声。在西华默默地学了三年,就这样一“讲”成名,谁说没有人关注你呢?


6


教师在一个地方,时间久了,脚也就长根了,很难挪移。我至今在我们那个小地方默默无闻,像我这样太普通的人,随抓就是一大把。县上的围墙虽然不高,却足以阻止一个人迈出的脚步。比如说赛课,一个教师如果能在省上得个一等奖,你很有可能要被县里最好的学校挖走,你原来的学校觉得,反正是留不住你的,我何必要培养你呢?于是你很难有到市上赛课的机会,更遑论省上!如果再走远一点,如果你能在全国得个大奖,很可能你所在的县上就会紧张,因为你随时可能被更好的学校挖走,县上觉得,反正留不住你,我何必培养你呢?于是普通的老师很难有走到市上、省上,走向全国的机会。是不是这样我们就无所作为了呢?当然不是。前面我已讲过,没有谁能埋没你,你可以用自己的办法,让声音传出围墙,让更多的人听见。知道你的人多了,外面嘈杂的声音就能传到墙内,让墙内的人听见。这种现象,叫做“墙内开花墙外香”。这种由外面内的“逆袭”,可能会让领导很不舒服。为了防止小鞋穿在你脚上,你所能做的,就是在围墙里面,低调。就算你已经真正长成了大树,也一定是领导栽培的,不是你一个人就能长得大的。


 


关键词三:境界


1


钱梦龙老师在《语文教育散论》中认为,在语文教育领域,任何一名成功的语文教师都必然要经历四种境界:第一境界属于实践操作层次,第二境界属于经验积累的层次,第三境界属于理论探索的层次,第四种境界属于形成思想、风格或体系的层次。达到这一境界的老师,完全进入了语文教育的“自由王国”。其实,不只是语文老师,所有的老师要想成功,都必须有这种经历。


实践操作与经验积累往往是同步的,不可割裂。因此一个教师的成长,我把它概括为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毛毛虫状态。初登讲台的教师,大约在十年之内,都会为了心中的目标,无论什么都能吸收,什么困难都勇往直前,最终达到了自己相应的高度。


第二重境界:成蛹期。在自己的学科领域达到一定高度后进入相对封闭、缓慢生长甚至停滞的时期。这一时期,人的动机减弱,充满疲惫,无论多少努力,似乎都换不来明显的效果,常常让人感到困惑和无奈。在自己狭小的空间中,容易心里不安,希望渺茫,没有成就感。长时间没有突破,容易变得死水无澜,无动于衷。在心理学上,这一状态称为高原期。


第三重境界:破茧成蝶。在自己的学科领域里享受自由与幸福的状态,这种状态,完全是职业的高度觉醒,人生价值的自我实现,无须扬鞭自奋蹄。


2


如果以花为喻,教师有三种类型,桃花型、荷花型、秋菊型。


桃花型老师,一出道就光彩照人。他们或出身名门,或才华横溢,或姿色出众,总之他们是教师中的幸运儿,年纪青青就万众瞩目,倍受呵捧,似乎什么好事都轻而易举地落在他们头上。比如说赛课,有强大的团队支持和包装,一课成名,脱颖而出,从此鲜花和掌声相伴,评优晋职一路绿灯。人生之得意,大约莫过于年青出名。


荷花型教师,经过了很多的岁月,很多磨砺,终于开花去为自己获得赞美。这样的老师,一般都教过了十多年书,因为一直不懈的坚持,曾经掩埋的淤泥,化作了强大的基础,因此他们能够亭亭玉立,香远益清。像王君老师,大约就是这样。


秋菊型老师,经过了更多的岁月,更多磨砺,终于开花,大器晚成。这样的老师,一般都在教了二十多年书之后,在别人都功成名就之时,或在别人都处于亚退休状态之时,他仿佛才睡醒。于是,他对自己所认定的事情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激情,他是如此清醒地朝着自己所认定的人生方向走去,废寝忘食,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像余映潮老师,就是这样。


无论哪一种类型的老师,都非常认同自己的职业,都有超越常人的付出。不要去眼红别人的成功,你也有过优秀的时候。就像毛主席所说,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因此,成为优秀教师不难,难的是坚持一直优秀。古人有话: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以为,一个人的职业觉醒有早有晚,只要能够觉醒,什么时候都不为晚。而一旦觉醒,你就能够一直优秀。


3


你问我达到了哪一个境界,我只能说,我已经走出了高原期。现在,我是一个靠荣誉喂养才有精神的人,就像那千年蛇妖,不喝一碗鸡血,就无法保持青春的状态。因此,我每天都要抽一个小时看书,充电;用1-2小时写作,放电。从晚上8点到10点一般不会超过11点,是完全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每月,如果不能发表一两篇文章,就觉得失落;一学期或一学年,如果不评个什么优秀或得个什么奖,就觉得失败。从积极方面讲,这叫有进取心;从消极方面看,这是名利心太重。当教师,一般都很清高,视名利为粪土;我很俗,必须靠粪土来滋养,才能精神焕发。


学生成绩好,出息大,当然是我们当教师的成就感。但成就感不是单一的,而是立体的、丰富的,如果说这叫“锦”的话,在上面再多添几朵花,岂不更加成功?教师欲要捍卫自己的荣誉,唯有在进取中用荣誉去捍卫荣誉,就像足球中的以攻为守一样,才能真正守得住。比如你在学校里是高级教师,你的教学成绩、教研成果还能保持“高级”的状态吗?


4


对了,你说写那么多东西,又发表不了,给自己看,有啥用呢。我的理解是,写出来的东西,并不是要发表才有意义。所谓发表,也就是让别人看到,获得认可,获得名利;那那些没有发表的文字,不就白费了吗?不,树有多高,根就有多深。你往往看到的,只是冰山之一角,而那隐藏在水下面的巨大基础,就是你平时的积累。所以,写出来的东西,没发表也没什么,它们会成了冰山的基础,积累得多了,大了,高了,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受到瞩目。我是一个慢热的人,资质平平,以我的经验,看过了100篇文章之后,你写一篇文章就不会太难了;写过了100篇文章之后,你要发表一篇也就不太难了。这种情形有点像蒲公英的种子,种子多了,漫天飞洒,总有一颗会发芽。能够到达金字塔尖的,不只是老鹰,还有蜗牛。


5


知识和能力是有高度的。从结果来看,用手摘下的苹果和用竹竿擢下的苹果是一样的,但二者却有本质的不同,前者是随心所欲的摘取,后者只能是对目标的扑打。因此,教师要想自我成就,还是得说一句老话,终身学习。


一般说来,对于起始年级,教师往教室里一站,庞然大物也,对学生很有威慑力。时间在移,总有几只不怕事的小老虎,要来惹你一下,你若没有几把刷子,很快就会成为黔之驴。管不住学生,被学生玩于掌股之间,倍受折磨,也就情理之中了。有个不恰当的比喻,老师有点像一枝枪,很让人害怕,一旦让人知道这枪里没子弹时,这枪就成了摆设,充其量一根棍子的作用。枪只有和子弹结婚,才能撞出火花,产生杀伤力。这子弹就是知识、能力、思想。只有终身学习,这子弹才会源源不断。这样,你的专业水平就能达到相当的高度,这时,你的枪膛里,就不只是子弹了,而是炮弹,甚至核弹,眼睛一扫,无须发射,就有无穷的威力!


后记:


坐火车返回。下车时,街灯已亮,雨丝乱飞,湿冷如割。回到家后,打开QQ,一位老师加了我,并留言:许老师你好,我是锦西中学的青年教师,曾静。今天虽然坐在最后一排,但我全神贯注地听了你的报告,收益匪浅呀。您从农村普通教师到教师名家的成长经历给了我太大的震撼和鼓励,如今到了这样的高水平仍然坚持学习,不断自我突破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今天您的讲座给我们年青教师指明了方向。谢谢您!


 

《教师的三重境界》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