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作业到作品——基于实证的语文教学研究》前言

从作业到作品


——基于实证的语文教学研究


前言


人生之幸运,看似非常偶然,实则某种必然。正像那个承蜩的佝偻丈人一样。走在语文的路上,专心去走,走得久了,渐渐地也就有了些门道。近年来,有幸参加“国培计划”四川省教育专家教学名师讲师团送教活动,跟随西华师范大学杨勇先生,先后到广元、绵阳、达州、凉山等地送教讲学,跟当地的语文老师交流。同一时段,又多次到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为全省县级培训机构语文培训者(多为教研员)、中小学语文特岗教师、中小学语文教研组长、中学语文教师置换培训授课;也应邀为德阳市新教师上岗培训,德阳市旌阳区新教师培训,成都市锦西中学教师寒假培训作专题讲座。讲着讲着,一个概念在头脑中渐渐明晰起来。因此,无论是上课还是讲座,我都要力图传递一个观念——教师,当应该有自己的“教学作品”。


智慧的明灯,往往是借别人的智慧之光点亮的。就像屠呦呦先生发现的抗虐神药青蒿素,也是从中国古代典籍中得到的灵感。往往是智者的一句不经意的话,就会在听者的心中扎根发芽。有关“教学作品”的概念,第一次是从北京101中学的程翔老师那里听来的。我在西华师大上省骨干班时听过他的课,后又参加北大承办的骨干教师高端培训,在网上听过了许多名师的课,都不记得了,唯独程翔老师“教学作品”的提法,感触很深。程翔老师提到的“教学作品”,大约指的是教师的“代表课”——程翔老师的意思是,一个老师不说多了,一学期至少应该有一堂拿得出手的代表课;教了一辈子书,总应该有几堂值得自豪的代表课吧。就像钱梦龙老师,他的《愚公移山》一课有划时代的意义;也像魏书生老师,他有自己的《统筹方法》;还有欧阳代娜老师的《岳阳楼记》,黄玉峰老师的《世间最美的坟墓》,郑桂华老师的《安塞腰鼓》等等。这些几乎盖棺定论的“名课”,让这些老师在语文界声名鹊起。更多的年青一代,一课成名的也不少,如郭初阳等,因未作定论,名字不再多提。


然而对于一般教师而言,要有自己的代表课绝非易事,因为教师在讲台上授课和歌手在舞台上唱歌绝不是一码事。歌手可以凭一首成名曲而天南海北地唱,每到一处都是鲜花镜头掌声雷动;而教师不一样,无论是名师还是一般教师,在此地上得成功的课到了彼地却不一定成功,换句话说,也就是他自己成功的课自己都是不可复制的,因为下面坐的是学生而不是观众,是不同的学情和不同的环境。唱歌是可以只管自己在台上唱的,唱歌毕竟是一种娱乐;学习是一项艰苦的智力劳动,绝不像听歌那么愉悦,因此就算是名师,要想把课上得如明星唱歌般轰动,谁也不敢说有十分的把握。前不久我在什邡和余映潮老师交流时,他说他本人也有把课上得艰难的时候。由此我想起了黄厚江老师,他说他只要求学生能写出平常的好作文就行了。由此推论,一般的老师,能够上出平常的好课,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因此程翔老师所说的“代表课”,要求实在是很高的,是一种方向;然而他提出的“教学作品”,却引起了我更多的思索。


的确,代表课之所以能成为代表课,是一位教师课堂教学艺术的最高最集中的体现。我们在平常上课,是自己最熟悉的学生和环境,也有上得十分愉快的课,也有上得痛苦万分的课,两个极端可能都不多,上得最多的应该是实实在在的课。之所以要实实在在,是因为我们所要面临的,特别是中学教师,是巨大而现实的升学压力。如果以“取悦”学生为标准,一个教师的课上得好不好并不是十分重要的事,他的学生考得好不好才是十分要命的事。只要学生考好了,所有的荣誉和好处都会接踵而至;而学生考不好,教师在学校将永远抬不起头来,受尽屈辱和折磨。


有的老师课上得好,学生都喜欢,却考不好;有的老师课上得一般,学生也不大喜欢,却考得很好,你说谁在学校会更受到重视呢?我们当然的理想状态是,教师课上得好,学生又快乐又学得好,而试又考得好——有没有这样的路径呢?回答是:有。这就又要回到“教学作品”上来。我不知道程翔老师之前,还有谁提过或研究过教学作品。我之所以要向更多的人传递“教学作品”的理念,是因为教学作品能帮助我们实现作为一个教师的价值。这不是许多当教师的梦寐以求的事吗?


因此,我以为,代表课仅是教学作品的一个方面,教学作品应该有更加丰富的内涵。一个教师一旦有了“作品”的理念,他的教学活动就有了“原创”的性质,教学艺术也就产生了,教学作品也必将在教学实践活动中源源不断地创造出来。借用文学的表达方式,文学作品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是生活的艺术化再现;教学作品源于教学而又高于教学,是教学智慧的高度体现。我惴惴于自己的才疏学浅,凭20余年教学之积淀,想就“教学作品”这一课题作一些粗浅的探讨,以引起更多的人们关注如何以作品的名义更好地教学。没有谁为我立项,纯属个人之责任担当。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我们都耳熟能详的术语——教研。教学作品的产生,固然根植于教学实践,但绝不是教学实践的照搬,而是要经过智慧的提炼,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升华。而教学研究,恰能担当这种淬取的重任。我们所主张的教学研究,绝不是那种为教研而教研的流于形式的活动,而是实实在在的教师的专业成长。因了教研而提升教学能力而保证教学成绩而捍卫教书人的尊严,才是我们教研的真正目的。因此所有的教学作品,都应该是基于实证的教研成果;也就是说,都是在教学实践中经过检验的有效的方法论。凡是无助于教师教学能力提升和教学成绩提升的所谓的教研,凡是只为评职晋升和沽名钓誉而进行的所谓的教研,都是不可取的伪教研。真正的教研,必然是教学的有力推手,而教学作品,就是这一智慧活动的成果呈现。


每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给一群陌生的学生,上一两节精心准备的课,对于这些学生而言,影响真的有限;因为所谓的公开课或示范课,更多的是上给听课的老师的。每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给一群陌生的老师,作两三个小时精心准备的讲座,对于这些老师而言,影响也真的有限。我深知,对于这些成年老师,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我所说的未必就是真理。所幸的是,每到一个地方,总有那么一两个老师,到后来还与我联系,交流一些教学上的事。我不敢奢望所有听过我讲课或讲座的人都能接受我的“说教”,但能够影响一两个人,便也令我感到欣慰。因为这一两个人,将会影响班上的几十上百个学生;他们的背后,就是几十上百个家庭,分布在各行各业。


平常教书,反正都要做的事,何不做得更好一点呢?教学作品的理念,就是随时随地要有一种意识——把平常的工作做得更好一些。也就是说,把平常应付的作业状态,上升到自我觉醒的作品状态。诚如是,你读到的这本书,哪怕只有一点触动,它的作者就算没有白写。


这本小书,算不得严格意义的学术著作,只是个人的一点经验分享。正如杨勇先生在四川省中小学语文教研组长培训班上所说:“许老师所走的路,是一条可复制的路。几年前,他也和你们一样,坐在下面学习……相信几年后,我们当中也能有人,像许老师一样,站在这个讲台上。”


期待,语文路上,更多的人同行。


 


(本书已由中国言实出版社于2016年5月出版。当当和淘宝上可购,亦可联系作者购买,购买网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961692.html#preface 


http://tmqd.me/h.tHnrp?cv=AAFFbFKK&sm=5a703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