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术”与“道”的传递——“四川语文名师仪陇行”讲学记

一次“术”与“道”的传递


——“四川语文名师仪陇行”讲学记


 


四川德阳  许必华


 


四川省特级教师张涛先生邀我去仪陇讲学。时间是半天,一堂课一个讲座。虽然内容由我定,但讲什么呢,得事先给他一个交代。我思忖了一会儿,决定讲课的题目是《聆听成长的足音——学用读者角度阅读文本》,讲座的题目是《留下成长的足迹——语文教师专业成长的四项修炼》,都是专为这次讲学而设计的。讲座没有什么,相关内容张涛先生在西华师大已听过,是放心的。讲课题目发给他时,他颇为吃惊,不知我葫芦里在卖什么药,连问具体讲什么。我解释说,是以七下第一单元为例,选一个点进行教学。他这才半信半疑地放下心来。


我真正的意图是,上一堂让师生都有收获的课。而这一堂课,不是普通的选一篇课文去上的课——这样的课也能上,我去外地送教或讲学有现成的课例,这样的课,个人特色太浓,老师一般是学不会的。这将是一堂加入了群文阅读思想的课,从一个单元的文本中选择一个共有的知识点进行教学,从中传递阅读的方法和汲取精神的营养,也就是“术”与“道”的问题,也就是“用课文教”的问题。


425日上午,嘉陵江边。一场新雨后,清秀的仪陇城显得更加清秀。宏德小学的大厅里,300多位听课老师济济一堂。


学生是新政初中七年级的学生。这一课的学情基础是学生已经完全学过了整个单元的课文。我要做的是在学生已按常规方式学完本单元基础上的群文阅读教学。


第一部分  课例简说


读书的有用无用涉及到学习的动力问题。我们都知道读书有用,然而年少的学生却感受不到,教学的起点即从这里开始。


师:同学们,我们今天来上一堂特别的课。我知道同学们已经学过了这一单元的课文。孔子说:“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以前有同学问我,老师,读书有什么用啊?今天我也想用这个问题问大家,我们读书究竟有什么用,请说说你的真实看法?


学生很快举手。有的说可以识字,有的说可以明理……发言比较积极。学生坐得很正,手都放桌上。


师:同学们不必坐得太端正。语文课应该自由些,坐得太正了不利于打开思路。笔要不离手,重要的内容要随时记下来。


学生们稍微放松。


师:一个人阅读史,就是他的精神成长史。因此他读什么书,就决定了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一课的主要内容,是要让学生明白:语文,学这篇课文和不学这篇课文,对学习好像没有什么影响。那只是对考试而言,确实没有什么影响,但对于成长而言,就会错过一次精神之旅。于是,我和学生一起,从本单元的每一篇课文中,首先聆听成长的足音:也就是这些课文,讲了作者怎样的成长故事。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百草园的快乐生活;三味书屋的读书生活。


《爸爸的花儿落了》:参加小学毕业典礼;(回想)爸爸对我的教育和鼓励;去医院处理爸爸后事。


《丑小鸭》:出生后被嘲笑欺负;逃出之后历经艰险;春天飞向大花园,成为了白天鹅。总之,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故事。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长辈对晚辈的谆谆劝慰。


《未选择的路》:人生路上的痛苦选择。


《伤仲永》:神童变成庸人的故事。


从这些故事中,我们又能汲取怎样的精神营养呢?一个大的问题,总要通过若干有层次的小问题来得到解决,我想要教给学生的知识点是读者意义,因此相关的作者意义、文本意义就不得不顺带提出。


这一关键性知识点是从《未选择的路》引出的。由此设计了四个问题。


1.作者童年时代在百草园里有很多好玩的,他选择了些什么玩了呢?


2.从这些事的背后,你能读出些什么呢?


3 .作者后来成为了一个伟大的文学家,童年的这些事与他的成长有关吗?你从中能得到什么样的启示?


4 .做得怎样呢?


第一个问,问出的是“作者意义”,第二个问,问出的是“文本意义”,第三四个问,问出的是“读者意义”。一般来说,文本有三种意义:作者意义,文本意义,读者意义。作者意义是作者通过文本想表达的意义;文本意义是读者通过解读文本而获得的大家都认可的意义;读者意义主要是读者通过文本的理解得到的独特感受——也就是文本对我的意义。语文文本的阅读,对我们的成长、成人、成才、成功都是有启示的!


下面的几篇课文,由学生自己去寻找启示。以此能让学生明白在阅读中成长——对生命的意义。然后通课后几道题的分析,让学生明白在阅读中成长——对学习的意义:就是能为学生提供正确的答题思路。


 


第二部分  师师对话


上课结束后,主办方设计了一个师师对话的环节,时间为半小时,碰撞非常激烈。


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您的这堂课很特别,用一个单元来教一个知识点,角度小,容量大,我们的收获都很大,请问是怎么想到用这种方法上阅读课的?第二,您给学生讲作者意义、文本意义和读者意义这样高大上的术语,不仅学生从未听过,我们老师很多也不知道,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吗?


答:您的第一个问题,实际上是上课理念的问题。北京的李希贵老师说过,教师在教学的时候,可以有三种理念,相应的也就达到了三个层次:第一种理念,教知识,把这一点做好了,试能考好,教学成绩不错,很多老师一辈子就只在这一点上下功夫,他最终也不过就是一位普通的老师。第二种理念,教能力,也就是着力于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这已经是目中有人的教学了,对学生一生有用。要培养学生的哪些能力呢?五个字:听、说、读、写、思。怎样才能培养学生的能力呢?教方法。学生有了学习方法,就可以以有限的方法,阅读无限的文本,达到这一层次的老师,很多都能成为名师。第三,教思想。知识和能力,只是中低层次的教学,最多是“术”的层次;最高层次的教学,是解决学生的学习动力问题,是“道”的问题,也就是叶老所说的“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的层次。走到了这个层面上的老师,教书就成了他一辈子的事业,是他内心真正的热爱,无须扬鞭自奋蹄。


具体到这一课,是近年来参加四川省群文阅读教学研究带来的启示。这一课题着力于解决传统的单篇教学所带来的种种狭隘,用群文阅读的思想来拓展教师的教学视野,也就是从一篇走向多篇的教学,这样,利用多篇在一个知识点上重锤猛打,这一知识也就才能成为学生自己的知识。


您的第二个问题,实际上是教学内容的选择是否合宜的问题。王荣生教授在他的《语文科课程论基础》一书中讲过,选择合宜的教学内容是一堂好课的最起码要求。您的意思,就是把这些术语抛给学生是不是合适?实际上,这些术语只是一种工具,庄子曾说过“得鱼而忘筌”“得意而忘言”,佛家也说过“登岸而舍筏”,这些都在告诉我们,工具或方法都不是教学的目的,而只是一种凭借,也就是要用它来达到一定的目的。这三种意义,就是文本阅读的三种思路,学生只要明白了阅读文本可以站在作者的角度,可以是文本的角度,也可以是读者的角度就可以了,至于这些术语,完全可以忘掉。


这一课的重点放在读者角度,主要是源于课标上所说的要珍视学生的独特感受。而这种独特感受,又不能脱离文本的作者意义和文本意义,这就像一枚硬币,除了正面背面还有侧面,三位一体文本的阅读才能立体得起来,但在教学时,一堂课一定要有所侧重。这就是我的理解。谢谢您的提问,很有水平。


问:我想请问许老师,您这堂课,您读出的是“选择”,也就是选择什么就会成为什么,这明显是您的读者意义,您能把您的想法强加给学生吗?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问题,读者意义是很个人的阅读体验,课堂上能不能教读者意义?谢谢。


答:这些问题很尖锐。第一个问题。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我为什么能够读出“选择”,是因为我们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处在选择之中,只是看你是有意选择还是无意选择,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选择而已。而这一单元的文本,都是作者生活的一种反映,也是他们生活的一种选择,丑小鸭在受到鸡鸭甚至兄弟姐姝嘲笑欺负时,它是忍辱偷生还是离家出逃,是一个问题,它必须作出选择,这是主动选择;方仲永之父“不使学”,不是仲永的错,但他却为父亲的错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是一种被动选择。鲁迅觉得玩斑蝥,拔何首乌,吃覆盆子有趣,是一种无意选择;而他在三味书屋无趣的课堂里画画,却是他的有意选择,任何选择——无论是有意无意,主动被动,都将产生相应的结果。我之所以要把我读出的“选择”告诉学生,是要让学生明白选择的重要性,选择什么就会成为什么,这不仅是从文本中解读出来的文本意义,也是从生活中解读出来的普遍真理,不是吗?比如同是教书,甲的选择是事业,乙的选择是职业,若干年后,你说二人所取得的成就会一样吗?语文学习与生活是紧密相联的,这样的学习才有意义。


至于说把老师的读者意义强加给学生,要结合第二个问来回答。面对一个文本,我们只是理解作者意义吗?如果止步于此,就只是教课文了,这种阶段是低层次的,最多叫“读懂”,这样的语文教学,必然会越走越窄。由作者意义而推知文本意义,这样就有了一个“发现”的过程——你会从文字中发现其背后的意义,阅读的乐趣也就产生了,这一阶段,可称作“欣赏”。由读懂而欣赏,没有自己的“感悟”,这文章始终不是自己的,读过之后,也就还给了作者,阅读为什么低效,原因就在这里,没有读出读者意义呀!把教师解读感悟到的读者意义,通过教学对话传递给学生,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推动另一朵云的事,这样,教育才能发生,而不仅仅是教学。


我这样的回答,不知是否理解到了你的意思。


(两周后,仪陇一位网名叫超级侧卫的教师加我QQ,继续了上面的问答。)


问:老师,作者意义,文本意义,读者意义,怎么快速区分?谢谢你。


答:首先要理解这三种意义:文本意义大于作者意义和读者意义。作者意义、读者意义是文本意义的演绎,是文本意义的具体化。文本整体的作者意义、读者意义是文本整体的文本意义的演绎、具体化,文本部分的作者意义、读者意义是同一文本部分的文本意义的演绎、具体化。只有理解了这些道理,才能作出正确而快速的区分。


我们来看一道作业题,七下P10练习一:


3.细读课文,边读边把前后部分联系起来思考,讨论:这篇文章表现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下面三种说法可供参考。


①用百草园的自由快乐衬托三味书屋的枯燥无味,揭露和批判封建腐朽、脱离儿童实际的私塾教育。


②用百草园的自由快乐同三味书屋的枯燥无味作对比,表现了儿童热爱大自然、喜欢自由快乐生活的心理,同时对束缚儿童身心发展的封建教育表示不满。


③通过对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的回忆,表现作者儿童时代对自然的热爱,对知识的追求,以及天真、幼稚、欢乐的心理。


像这样的问题,明显要用作者意义回答。而12两题,都是读者意义。它们共同组成了文本意义,但并不是全部的文本意义,而只是部分的。


所谓文本意义,是为社会所共识的读者意义而已。时代不同,共识也不一样。所以文本的理解有时代性。


明白了这三种意义,可以为答题提供正确的思路。


超级侧卫的回复是:第一则消息读后头就晕了。后四则懂了。


 


一堂课,能让学生有收获,让听课的老师后来还在回味,应该满足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