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顶层设计,实现教学价值——以《喂——出来》为例

尊重顶层设计,实现教学价值


——以《喂——出来》为例


许必华


(本文发表于《语文教学通讯》2016.4B


 


摘要:文章以《喂——出来》为例,进行了三个方面的论述:一是文本的教学现实,二是顶层设计的开阔胸怀,三是尊重教学文本的教学价值取向,由此指出教学文本要在尊重课标和教科书顶层设计的前提下,通过多元解读,实现教学价值。


关键词:语文教学   顶层设计   多元解读   教学价值


 


人教版八年级下册的语文教科书,总的说来,有三个板块——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生活。第三单元“人与自然”的主题是“环保”。当然,是从语文的角度渗透环保思想,给学生以潜移默化的影响,而非说教。


教科书的编写体现了国家意志,这是谁也无法否定的。至于教学,教师在执行国家意志的同时,也同样是课程的建设者和开发者,“教什么”“怎么教”“为什么这样教”的取舍,很大程度上决定权在教师,因此说教师是灵魂的工程师,不谬也。但无论怎样教,我们都应该有一个基本共识,那就是课程标准的规定性,也就是说,要遵循课程的“顶层设计”。就一般教师而言,我们不可能随时把课标熟记于心,但我们手头的教科书,教师教学用书,却很好地帮我们理解了课标,于是,我们也一样在执行课程的顶层设计。具体到每一个单元,也就是单元的基本要求。第三单元的“环保”,也就是这一单元的主题——也就是这一单元的顶层设计,摘录如下:


人是大自然创造的奇迹,人类离不开大自然的庇护,但是,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人类已经渐渐与自然疏离,地球上出现了日益严重的生态问题,关注自然,保护自然,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本单元所选的课文,以不同的形式表达了人们对生存环境的忧虑与思考。


学习本单元,要在理解课文内容、熟悉科学文艺作品特点的同时,树立环保意识。


环视我们现在所生活的环境,水污染、沙尘暴、雾霾天……环境污染伤害着我们每一个人,谁也无法逃避现实,可见顶层设计的高瞻远瞩和良苦用心。我们为什么不能通过语文的方式去强化,而要在个性阅读、多元解读的遮蔽下去淡化呢?


一、《喂——出来》的教学现实


请原谅我有限的见识,到目前为止,本课的教学现实大约是这样的。


1.王君老师的《洞察人性的蒙昧与觉悟——人教版八年级下册〈喂——出来〉教学实录及说明》(王君.青春课堂——王君与语文教学情境创设艺术[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01-111


作为一名有影响的教师,王君对本课的解读首先是尊重主题,然后再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样的诠释当然无错。但是如果我们止步于环保主题,文本丰富的资源就可能浪费了。……深入研究文本,我们会发现这篇小说充满了对我们人类自身的观照和反思,寄寓了深刻的人文关怀。我们完全可以带领学生突围。师生共同努力,一起拔开文本的迷雾,真正亲近文本走进文本,实现对文本的合理的创新的阐释。


从实录来看,王君老师的主要价值取向是利用这篇文本去探讨人性的蒙昧与觉悟。蒙昧,也就是如文中所说的人的种种无良行为;觉悟,也就是我国人民在汶川大地震时的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整堂课上得有思想、有创见,严丝合缝,珠圆玉润,有很高的水平。


2.苏宁峰老师的《精神信仰崩溃后的人性黑洞——〈喂——出来〉教参解读研析》(见《语文教学通讯》2013.03/B


苏老师几乎不承认文本的环保主题。


我们只要为人教版教参关于《喂——出来》的主题提炼一下主题词——‘环境污染’与‘及时纠错’,就会发现这显然是一个很表面的也很难让人接受的观点。因为,从全文来看,由情节和细节构成的信息系统,已经能让我们很从容地对其作出明确的判断。


苏老师的理据是——


那个被投机商买下了的黑洞最终成了垃圾场,作者却说人们把什么东西都往里扔:流浪者的尸体、订了婚的姑娘们的那些从前的日记本、从前恋人的照片、警察没收的假钞、犯罪分子的各种罪证等。这些东西,显然都不是构成现实环境污染的垃圾。


由于有了上述的否定,苏老师认为这篇文章应该作这样的理解:这是一篇充满隐喻与象征意味的小说,是一篇借助环境题材探讨人性罪恶之源的文章。


3.廖冠老师的《我的“进去”和“出来” ——〈喂——出来〉教学反思》(见初高中语文123资源网http://www.yuwen123.com/Article/200705/26407.html


这是廖老师参加赛课之后写的反思,他认为教科书和教参将其定位为“环保”是“误读”。


这只是文本极小的一个面而已,否则文本就无需在“填洞”部分就“洞”的出现和人们的议论大费周章,也无需在近三分之一篇幅的“探洞”部分就各色人等的探洞表现来交织展现丑陋的人性,更无需在“填洞”部分将“尸体、日记本、恋人的照片、假钞、犯罪证据”等不寻常的东西扔进洞来进一步深化主题。由此可见,教参和教材这样的定位是明显的“误读”和“误导”。


廖老师认为需要重新解读和定位该文本,以便拨开迷雾,还原原意,挖掘深意。最终的教学走向是对人性、对社会的深刻探讨,以“洞”窥人,以“洞”窥世。


看来,如果上成“环保”主题,也就太老套了,就只是表面化的阅读,甚至就没有读懂作者的深意。难道编者选这篇课文来作为体现单元主题的例文,是错了?


二、顶层设计的开阔胸怀


指向于人性的探讨,其实教科书早就作了预期。课后练习二是这样设计的:


这篇小说写得比较通俗,但内涵深刻。有关它的主题,有下边几种意见,你同意哪一种?说说理由。


1.提出了人类与自身生存环境的问题。


2.揭示了人性的多面性和复杂性。


3.阐述了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总要遭到大自然的惩罚这一道理。


新课标强调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因此,对于这篇小说的多元解读,课程是包容的,也是倡导的。只要在文本的语境之内,能够言之成理,自圆其说,这于教学,是莫大的成功。事实上,任何一篇作品,特别是经典作品,在阅读时,都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读者从不同的认知角度,不同的价值取向;也包括读者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人生阅历等等,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收获。鲁迅先生在评论《红楼梦》时说过,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密事。因此,我们完全不必拘泥于上述的三种主题理解,还可以展得更开,走得更远。


如果把上面的三个主题简化为“环境”说,“人性”说,“惩罚”说,那我们在教学时让学生敞开来读,我们惊喜地发现了另外一些解读。


1.“问题”说:这是一篇问题小说,讲的是人类道德崩溃之后出现的巨大的社会问题。


2.“象征/隐喻”说:这是一篇充满象征和隐喻的小说,台风、小庙、黑洞、核废料、日记本等等皆有象征或隐喻。


3.“寓言”说:这是一篇寓言,阐述的是因果报应的道理。


4.“童话”说:这是一篇童话,以人生的各种善恶来告诉我们如何进行是非的判断。


5.“哲理”说:这是一篇哲理小说,告诉我们小问题的表面之下潜藏着巨大的危机。


6.“推理”说:这是一个幻想的推理故事,当我们想要什么的时候,往往在幻想中就有了。人们幻想有这么一个洞,可以帮助人们解决棘手的问题,作者只是进一步推理罢了。


7.“科幻”说:作者可能从宇宙“黑洞”理论中得到灵感,以一个有强大吸力的“黑洞”来窥视人性和社会。


8.“虚构”说:这是一个用想象虚构的故事,以此来展示作者超凡的想象力。(有学生提到,一个一米来大的洞,用块钢板一盖就完事了。虚构,就是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


9.“批判”说:这是一篇批判社会道德崩溃、批判政府不负责任的超现实主义小说。


……


如此走远,还可以探讨出更多的话题。这样,一篇作品的理解,也就丰富了起来,一篇作品的价值,也就得到了多元的实现。


三、尊重教学文本的教学价值取向


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们对教科书是尊重,而不是迷信。批判、纠偏或否定都需要充分的理据,如果没有,我们当在尊重教科书“顶层设计”的前提下,实现我们的教学智慧。


教育的顶层设计,或者说终极目标,是实现人的发展。这是一条射线,有起点而没有确切的终点,其实现的“度”也没有一个确切的图式,永远都在前行的动态中,直到个体生命的终结。为了这条射线的主流价值方向的保持,教育必须有所选择。而依据的选择标准,就是课标。课程标准是教学的顶层设计,同时也是教学的价值底线。在底线与顶层之间的巨大空间,就是教学的价值空间。


因此,对于上述种种强化“人性”淡化“环保”的讲法,不能说是错了,只是教者的教学价值取向不同而已。但无论怎样的取向,都应在课程的框架之内,只是各自的高度不同。对不对顶层的尊重和底线的恪守,决定着课堂所达到的是鲲鹏还是斥的高度。


教学文本明显不同于自然文本的地方,就在于它是通过“顶层设计”的,这个设计就像是一把筛子,必须将非主流价值过滤掉,将主流价值传递给学生。对于这一单元,教学的主流价值就是“环保”,而不是人性。当然也可以探讨人性,但也必须是“人与自然”框架内的人性,离开了这个框架,教学也就偏离了方向,就会因小失大。


首先,本文的写作背景指向环境问题。


本文写于1958年。自工业革命以来的一个多世纪,大工业生产在全球范围内成几何倍地为社会增加财富,而这些财富的巨增,靠的是人类向大自然无休无止地掠夺性索取和肆无忌惮地野蛮性开发。经济的迅猛发展致使环境受到巨大的破坏,随之而来还有道德的沦丧和精神的堕落。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作家是良心的代言,因此作者以夸张的手法创作了这篇小说,通过对人类的行为、思想、道德的探究思索人与自然的关系。


现实的背景是,战后的日本为了恢复经济而大规模恢复生产,环境的污染让日本人民深受其苦。这一点,在小说中隐含着: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由于人们只顾拼命地扩大生产规模,从而给城市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公害。可是,要想治理这些公害却相当困难,无论是谁都感到很棘手。


抛开日本国的背景,我们读到这时,是不是也似曾相识?为了解决环境问题,发达国家将高污染产业转移到不发达国家,我们的城市将污染物转移到农村,这和将垃圾扔进黑洞以获得短期利益、而不解决根本问题的做法有什么两样?


其次,文章的内容指向环境保护。


整个地球都在城市化,由此而带来的环境问题日益突显。如何解决,是寄托于幻想吗?是的,对于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的祖先通常用神话来解决;神话破灭后,我们就用幻想来解决。“这个洞任劳任怨地给整个城市洗刷着各种肮脏的东西。渐渐地,海洋和天空又变成了美丽的蔚蓝色,远远地看上去就像是透明的玻璃一样。”没有了城市病的后顾之忧,城市在不断膨胀,“在这瓦蓝瓦蓝的天空下面,新建造的高楼大厦就像雨后春笋一般接连不断地竖了起来。”这是不是也是我们当下的现实呢?


第三,作品的现实意义指向于环保。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总是肩负着时代的使命,为他所生活的时代代言。在经济全球化同时污染也全球化的今天,作家总会有意无意地用他的作品映照时代,传递声音。这就是《喂——出来》的现实意义。


作品一旦问世,便不再全是作者的作品,同时也是读者的作品。读者理解的多元,正是作品价值多元的体现。我们抛开知人论世来阅读作品,很容易被文字的表象所遮蔽。课程的“顶层设计”,是我们教学穿透遮蔽的一道亮光。一般的教学,看山是山;再走一步,看山不是山;我们还可以再走一步,在人性探讨的基础上来关注环境问题。正是因为人性的丑恶、堕落乃至泯灭,才有了环境之殇,才有了环境的惩罚;一个是因,一个是果,层层相因,步步为果。这样,我们的教学也就豁然而明,也就达到了看山还是山的高度。这不是削足适履,更不是曲意逢迎,而是对顶层设计的自然尊重,对教学价值的极大实现。


(附记:写作本文时,我曾向在日本樱美林大学留学的左雨同学询问日本国内对《喂——出来》这篇小说阅读的价值取向,得到的回答是“环保”。星新一在写作此文时,日本国内正深受环境污染之苦,这是时代的需要与作家的责任。这也更坚定了我写作本文的信心。)

《尊重顶层设计,实现教学价值——以《喂——出来》为例》有2个想法

  1. 在《语通》上读到了许老师这篇文章,论证严密,材料翔实。一篇优秀的作品,内容应当是丰富的,思想也是多元的,这篇小说也是如此。只是不应当因为一种而摒弃其余说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