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深读与课堂呈现

文本深读与课堂呈现


——伏洪秀老师《最后一课》课例研习


德阳市第八中学  许必华


 


老师想教什么和实际在教什么到最终教了些什么,是我们在考察一堂课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学生想学什么和实际在学什么到最终学了些什么,也是我们在考察一堂课时不得不关注的问题。对于文学作品的阅读教学,教师的教学价值取向和学生的学习价值取向之间是有矛盾的,教师的教学是要实现自己设定的教学目标,也就是说要完成自己的教学任务,而这个目标是否也是学生的学习目标,进而也是学生自己要完成的学习任务?这有待于从教学设计到教学过程再到课后反思的一系列考察。于是我们有了三组问题:老师想教的是学生想学的吗?老师实际在教的是学生实际在学的吗?老师最终教了的是学生最终学到了的吗?


像《最后一课》这样的经典作品,作为教学文本时有它多方面的教学价值。在单元定位上,它属于精读篇目,因此课程首先取向于它的思想教育元素,即担负着“培养崇高的爱国主义情操”的神圣任务;对语文教学而言,则是“揣摩精彩段落和关键词句,学习语言运用的技巧”。伏老师对于这些,都作了精准的把握,下了很大的功夫。对于经典作品,我们一般可以将它视为“定篇”,在教学上要对这样的文本作比较透彻的理解,因此绝不能仅囿于单元教学要求的规限(单元教学要求仅是最低要求,事实上很多课连最低要求都没有达到),也不是一堂课所能够完成的任务。


这一堂课,从某种程度上可以作为一个教学标本,这个标本所承载的,就是文本研读的心血成果如何在课堂呈现的问题。我想从上面所提的三组问题入手,从两个方面进行研习。


一、关于教学目标与教学设计


一堂课究竟要教些什么,这是由教学目标决定的;也就是说,老师想要教什么,要做到心中有数。知道自己想要教什么,是一堂好课的基础。而要知道自己想要教什么,就得首先在头脑中预定下这堂课的教学目标。教学目标除了课程的规定性外,也有教师的选择。比如三维目标,并不是每一堂课都要面面俱到,而不同的老师必然会有不同的选择、不同的侧重。语文课堂实际上是半开放的,很多语文知识和语言技巧都可以在社会的大环境中习得;也就是说,学生就算是不上一天学堂,不识一个字,也一样不会影响他对一门语言的掌握和运用,而课堂学习,只是使这门语言以及记录这门语言的文字的运用更理性、更自觉、更雅致、更艺术。语文学习也就是在这样一半开放于社会,一半专业于课堂的环境中进行的,因此我们所要教给学生的,肯定是高于社会的,这样在确定教学目标时,也当然应该是在学生已有的知识层面上,有所提升。


我私下认为,这堂课最大的赢家,是伏老师自己。由于对文本作了鉴赏者般的深入研读,于是她有了很大的收获。从教学目标的设定上我们可以看出:


1.对比阅读,深入理解小说主题;(重点)


2.品读细节,赏析细节描写的作用;(难点)


3.引导学生体会文中深沉的爱国主义情感,激发学生对母语和祖国的热爱。


这三个目标的容量都很大,加之作品本身的时空距离我们较远,学生的知识状况又是如此贫乏,更加之“作业者”取向的长期毒害,要想实现这些目标从客观上来讲有很大的难度。伏老师明知很难但依然从主观上作了大量的课前准备。我们先不去考量这些目标的设计是否合理,单看一下伏老师所做的功课,就足以说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这些功课,都体现在她的教学设计上。每一个教学环节的设计,都力求说明设计的意图。不要小看这几句说明,它实际上是教学情境在教师头脑中的一次呈现,既是意图,也是预期。如教学环节二:回眸历史,走进文本。


   播放普法战争的视频,将学生带入课文的情境中。


  设计说明播放背景视频,既让学生更加直观的了解写作背景,也创设一种情感氛围,更好的牵引学生进入课文。


也可以从她的说课中看出真章。如“面”“线”“点”的教学构思。这一个年青的老师,能够这样静下心来好好地研读文本,精心策划,做点学问,这种自觉的历练让我们看到了语文教学的希望。


二、关于文本深读与课堂呈现


老师实际在教的和学生实际在学的,就是课堂上呈现的全部。在此之前,老师所做的准备很多,仿佛一泓有源头活水的清泉,但学生所需要的,只是一瓢。于是,矛盾出现了,老师准备的是如此之多,而学生所取的是如此之少;在多与少之间,教学艺术产生了。


所谓的教学艺术,也就是老师能够自由地支配自己的研读成果(有自己的发现,更多的是为我所用的学界的共识),在学生需要的时候,呈现给他。这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但我们可以做到的,就是文本的深读和合宜的选择。


伏老师在这一次献课中,有哪些是研读的成果呢?


1.历史的还原。无论是九一八的情景导入,还是普法战争的历史回放,对于教师而言,都是一次知识的拓展。《最后一课》很早就译到了中国1912年胡适首译,见韩一宇.《最后一课》汉译及其社会背景, http://www.pep.com.cn/czyw/jszx/tbjxzy/jxsj/qx/dedy/201008/t20100823_702184.htm也很早就被选入了教科书(我们现在在课本中读到的文本,是经过改编的很中国化了的文本),是中国读者知晓率最高的外国作品之一。究其原因,是小说的故事和当时割地赔款的中国有许多的相似,因此在情感上有一种天然的共鸣。如果我们的学生有较好的历史情商的话,这一情景一定能够引导学生深入地走进文本,从而实现教者的设计意图。


2.比较阅读法。可以从文章中梳理出大量的比较。所谓有比较才能有鉴别,正是因为有矛盾点,才有分析的价值,才能看到问题的实质。本文中的比较是多重的,大体有:


1)侵略者的表现(操练,作占领的准备)与被侵略人民的表现(最后一课,悲伤地与祖国告别)。


2)平时的上课情境与最后一课的课堂氛围。


3)人们平时的表现和最后一课的表现。还可以细细比较小弗郎士前后的变化,如学习的态度,对韩麦儿先生的情感、对法语的态度、对侵略者的看法等;韩麦儿先生前后的不同,如对我的态度,对工作的态度、对祖国的情感及穿戴等;甚至镇上各色人等前后的表现(有大量可以补白的空间,联系我们的实际,我们是不是也经常想:“算了吧,时间有的是,明天再学也不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教育,全在里面)。


4)情感的比较。除了深深的爱国之情,亡国的悲痛之情,还有深深的忏悔之情。


5)教堂的钟声(象征最后一课的结束)、祈祷的钟声(象征和平幸福)、普鲁士兵收操的号声(象征侵略)的比较。


6)“法兰西万岁!”说与写的比较(有声的政治口号反而虚假,无声的书写更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7)渺小的人物与崇高的主题(由此而生成以小见大的写法,这是文学作品中常用的表现手法)。


8)毁灭与重生(最后一课的结束及其背后种种的毁灭与人生第一课的开始及希望中的重生:一战后阿尔萨斯重回法国)。


9)都德《最后一课》与郑振铎《最后一课》(见配套自读课本第12课)的比较阅读。如果有条件,不同译本的比较阅读。


10)我与小弗郎士平时的表现有何异同。(课堂练笔或口语交流)


能借助这一则教学材料,对比较法作比较深入的探讨,学生一定会有更多的收获——不仅仅只是对文本的深入理解,更有阅读能力的提升。关于比较法的运用,可参看《孙绍振如此解读作品》一书,会有更大的收获。也包括对本文解读的直接的启示。


3.细节的探讨。


从伏老师的知识卡片2——细节描写:是指文学作品中对人物动作、语言、神态、心理、外貌以及自然环境、场面气氛等细小环节或情节,进行准确、生动、细致的描绘,是刻画人物形象,表达情感,体现人物内心活动的重要方法——中得知,她对文本中的细节描写作了深入地探讨,尽管在课堂上呈现的只是冰山一角。我想试图以部分地还原。


1.传播坏消息的布告牌;


2.郝叟老头儿那本破了边的初级课本和书上横放着的大眼镜;


3.韩麦尔先生打着皱边的领结,绣边的小黑丝帽;


4.韩麦尔先生的铁戒尺;


5.挂在铁杆上的“字帖”;


6.飞进来的金甲虫;


7.屋顶上“咕咕咕咕”低声叫着的鸽子;


8.教堂的钟声、普鲁士兵的操练声和收操的号声;


9.韩麦尔先生写的“法兰西万岁”两个大字;


10.在那儿,头着墙壁,话也不说,只向我们做了一个手势:“放学了,——你们走吧。”(注意加粗的词语)


……


有时,文学作品的艺术之美,并不全在精巧的构思使作品浑然天成,更有细节给人留下的耐人寻味的嚼点,进而产生欣然忘食的美感。


4.对母语的再认识。


怀着敬畏之心,写好每一个汉字,说好每一句普通话,上好每一堂语文课,伏老师为这堂课所做的一切准备及在课堂上的努力表现,都在说明她对我们的母语及母语教学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她在用行动传递什么是对汉语的热爱,以此来感染学生和听课的老师。以白连春的诗结课,给人留下无穷的回味。上课至此,老师无须再说,只让学生大声齐读并反复最后一句,在高潮中结课,也许会是一生的印象。


当然收获不止这些,伏老师在教学反思中已说到了很多,比如如何让学生走进文本的问题,如何选择教学内容的问题,怎样教的问题。反思,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收获。以上种种,也是我们共同的收获。


一点建议:作为第一人称视角的作品,最易于展现人物的心理活动。本文中有大量的心理描写,引导学生进行梳理,也不失为一种走进文本的方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