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审视《狼》的价值

重新审视《狼》的价值


——蒲松龄《狼》研读


关于蒲松龄《狼》的教学,普遍的价值观是贬义地认为狼是贪婪成性、狡诈阴险、凶残冷血的邪恶的代名词,它们最终落得被杀死的下场,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它把对手弄错了——它的对手是万物之灵长的人,人是正义、机智、勇敢的化身,岂有败于禽兽之理?通过这个故事,启示我们,对待像狼一样的恶势力,不能心存幻想,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才能取得胜利。考试这样作答,是标准答案,教师无论有再多的想法,都必须让学生得到这个基本共识。


这些认识实际上是很空洞的——这像狼一样的恶势力是否有所指?人当中不也有衣冠禽兽吗?读《狼》,为什么不能再多走一步,重新审视,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一、关于《聊斋志异》


这篇短文选自《聊斋志异》中的《狼三则》。虽选的是第二则,但一般一、三则的内容都会拓展给学生,以便让学生更加了解狼的本性。《聊斋志异》是蒲松龄的代表作,在他40岁时基本完成,此后不断有所增补和修改。“聊斋”是他的书斋名,“志”是记述的意思,“异”指奇异的故事。原来这三则有关狼的故事,是作者觉得“奇异”,值得去“志”,才收录的。


蒲松龄出生于一个破落的书香家庭,自幼勤学聪敏,19岁时应童子试,连获县、府、道三个第一,名振一时。但此后屡试不第,直到71岁,才援例成为贡生,4年后死去。一生中,除31—32岁间,到宝应和高邮做过一年多的幕宾外,都在家乡设馆教书。穷愁潦倒的一生,使他对劳动人民的生活有一定的接触和了解,同情他们的疾苦,对社会的黑暗,官场的腐败,科举制度的腐朽也有较深的认识和体会。基于此,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狼》是在褒人贬狼,“止增笑耳”,还要做具体分析。


二、关于《狼》


作为一则关于狼的故事,显然是有漏洞的,因此只能当一则寓言来读。这个漏洞不再于狼的种种狡诈行为令人匪夷所思,特别是写到“目似瞑,意暇甚”时,一种志在必得的表现,这哪里还是狼,分明是写人啊!暂且不表。


狼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藏地密码》里说狼的智力可以达到五六岁儿童的水平,如果是真的,那狼的种种狡诈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我们不能理解的是,屠户在“以刀劈狼首”时,狼就很配合地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又数刀毙之”时,竟也没有哼一声?狼有狼语,而且默契,一狼在前被杀,同伴竟专注得没有一丝感觉?显然是寓言或童话的写法,只有艺术的真实而非生活的真实。也许,作者所要表达的,也正如他最后一段的议论,是想讽刺禽兽的变诈不过尔尔,为人们增加一则笑料罢了,那这则故事,也就变得了没有意义。


三、关于屠户


文中的屠户在遇到狼时,先是“惧”,而后“大窘”,再“暴起”杀之,而后“悟”。看似凶恶强大的敌人,不过纸糊的而已。因此屠户成为了不妥协、不幻想、有智慧、敢斗争、善斗争而最终取得胜利的典型。


作者选择的人物是屠户而不是书生,也不是农民!


屠户是干什么的?宰杀牲畜的。一个杀生如麻、双手沾满鲜血的屠户,竟是正义智慧勇敢的化身,这无论如何都有些滑稽。狼是够狡诈的,然而还是死在了人的手里,只能说明“人”比狼更有智慧,更强大,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第一则的“钓狼”,第三则的“吹狼”中,更可以看出这种生活的智慧。


蒲松龄主要生活在清代康熙年间。清代多文字狱,蒲松龄应当是知道的,因此他多写鬼写妖,以此来曲折反映社会现实,同时又可以自保小命。透过文字的表象,屠户一早宰杀牲畜,然后到集市上去卖,卖到傍晚才收拾回家。一天起早贪黑,其生活显然是艰辛的。肉要卖到傍晚,还说明了什么呢?如果人民生活富裕,能至于此吗?蒲松龄本人穷苦一生,对劳动人民的生活有一定的了解和同情,这就是在文学上的反映。因此我们认为文中的屠户,当是作者的巧妙伪装,实质上他是劳动人民的一员,他的正义智慧勇敢,当是对老百姓的赞美,并不包括所有人。


四、关于狼


本文中,作者把狼的本性,概括为一个“黠”字。黠者,狡猾也。如何“黠”,作品中自有交代。


“途中两狼,缀行甚远。”紧紧地跟着,一直如影随形,观察对手,寻找下手的机会。


“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屠户天真地以为,一、给了狼骨头,就不再追他了;二、两只狼一根骨头,会发生争抢,自己可以借机逃脱。哪知道狼的贪婪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并不为屠户的牙惠所动,而意在屠户本身。至此,屠户方才认识到狼的吃人本质。


“狼不敢前,眈眈相向。”因为屠户有所防备,狼当然不能硬来,兔子逼急了还要咬人呢。但用凶光死死盯着,大打心理战,一旦发现破绽,就是进攻之时。


“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阴谋酿成,以缓兵之计麻痹对方,一幅小人得志的样子。同时也是对人的藐视。


“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狼子之野心,在于背后使阴招,吃人不吐骨头,自以为机关算尽,结果还是露出了丑恶的尾巴,被“断其股,亦毙之”,落个可悲可笑的下场。


狼的种种作为,和社会上的某些人何其相似!借此作者议论:禽兽之变诈几何哉?“禽兽”二字大有深意。表面上是顺承上文而来,实际上已双关另有所指­——也就是那些道德败坏,卑劣无耻的人。


这些人,谁能担当?


蒲松龄生活在社会底层,同情人民疾苦,憎恶贪官污吏。《聊斋志异》中有一则《梦狼》,只见衙门内“堂上、堂下,坐者、卧者,皆狼也。”它们食人血肉,“白骨如山”。作者“窃叹天下官虎而吏狼者,比比也”。愤恨之情昭昭然。这就是恶势力。《狼》的意义,在于形象地揭露了狼的吃人本质,凶残本性,启示人们对狼一样的恶势力不能抱有幻想,不能怯懦退缩,要勇敢机智地消灭他们。因此,《狼》的主题,当是赞美人民的智慧勇敢,鞭笞贪官污吏的狡诈贪婪。《狼》的价值,当是帮助我们认清社会的本质,就像鲁迅在《狂人日记》里所说的一样——今天读来,也一样还有现实意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