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落花成冢

直到落花成冢


 


窗外是一行女贞树,开满了白色的小花儿,散发出淡淡的郁香,风吹鸟过,花粒如雨般簌簌飘落。


 



学生考试,痛并快乐着;老师监考,没有快乐只有痛苦。短短的两个小时,竟长达120分钟乃至于7200秒,分分秒秒皆被无限制地放大成年。这几日,我被学校派出监考,一共派出的有34人,和另一所学校的34位教师一起,完成今年第五片区中考监考任务。


考场设在片区唯一一所高中里。这是一所农村高中,我比较陌生。初来的时候,是11日上午,考场进行了冗长的考前培训,然后就是看考室。我监考第二考室,有30个座位,30名考生。


和我搭档的是监考员甲,我是乙。甲是主考,坐前面,直接正面看学生;乙是次主考,坐后面,侧面背后看学生。甲乙的职责和座位都是定了的,只能机械操作,决不可以创新。我的座位在顶后面的中间,紧背着墙,我觉得不大舒服,就把凳子稍微向门一边移了一点,使我的座位点与教室的宽的比例大约是0.618,这样更加赏心一些。幸好巡考大人没有注意这个细节,让我这几天都沉浸在这点小聪明的喜悦中。


 



我和甲是老熟人,他是他们学校的一个主任级人物,自带一股杀气。因为熟,所以我们的工作配合得十分默契。无论是考号、准考证、考生还是试卷、答题卡、草稿纸,我们都至少要检查核对3遍。我的职责重在检查,于是我仔细核对了每一张准考证,每一个考号,每一张照片,每一张脸蛋。我不怕把学生尤其是女生看得不好意思,职责是这样要求的,特别是这第一堂考试,不把工作做到精益求精万无一失滴水成冰,万一出了一点闪失,领导那边是不好交待的。在培训会上,考场主任一再强调纪律,严肃地强调纪律,绝不能出半点纰漏,否则不仅仅是纪律处分,还有法律责任!由于这次考试非常重要,上级领导亲自召开了8次会议安排布置工作,到这个考场亲自检查多达3次。我默数了一下,考场大小主任前前后后强调领导亲自怎样怎样应该在16次以上。看来真的重要得很噢。


第一堂考试最为艰苦。经一一核对无误后,考试开始了。我和甲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头像探照灯一样前后左右呈180°扫视,眼睛射出两道雪白的目光。在我们面色冰冷动作机械地操作下,考生们显得都很规矩,没有一个人违法乱纪。


没有外扰,很快,内忧开始了。


最恼人的是眼皮,要非常努力才能够睁开。头天晚上,只敢看了9点那场英格兰VS巴拉圭的大战就睡了,也睡得很好,就是平时也不会这么想念周公。但现在没有讲课,是坐着的;学生们又都在认真答卷,认真得像兵马俑一样,姿式仿佛是凝固的。我看着学生的后背,头机械地转动。从第一行逐行扫描至第七行半又从第七行半逐行扫回至第一行;从第一列逐列扫描至第四列又从第四列逐列扫回至第一列;顺时针扫完又从逆时针扫逆时针扫完又从顺时针扫;从左到右结束又从右到左从前到后结束又从后到前;从后左下角开始斜行扫视至前右上角又从前右上角开始斜线扫视至后左下角;从中间到两边又从两边到中间……


职责提醒我,决不能钓鱼。经过0.001秒的睡眠之后,我猛然醒来,还好,没有人发现。于是深呼吸10次咬牙10次舌头搅动10次眼球转动10次端坐收腹提臀10次……好了,清醒了。学生仍然兵马俑一样,保持着凝固的姿式。


手机早已被领队的头儿拘留,看不成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站立起来,想走一两步,发现脚已长出了根,动弹不得。伸头看前面一个女生桌上的手表,10点过321秒。过一会儿,血脉通了,脚不麻了,向门方向散步了约100厘米,折回,坐下。要不就犯了频繁走动的纪律,影响考生心情,考生是可以举报的。


整个校园静得像在18米的地下,一条看样子上了年纪的日光灯在吱吱地呻吟,仿佛牙痛一般。我的心情受到了影响,推己及人怕影响到考生的心情,于是强烈要求场外工作人员进行处理。处理的方法是用两根指头捏着拉线开关的尼龙线向下用100克的力气拉10毫米,一组灯就熄了。消灭了吱吱声,教室里不是太明亮,尤其是我的左边,没有窗户,左下边灰黑得像要下雨。


离结束还不知有多长时间……


我的对面,也就是甲,是我唯一可以正面看的脸。他一身黑衣,人也不白,络腮胡,国字脸,轮廓清晰,一脸刚气,像日本幕府时代的武士。17几的个头,站起来像旋风,坐下来像铁塔,表情严肃,目光如电,堪称黑煞。在我的头脑中,迅速生成一组参数:


武力值:100


攻击力:100


柔情值:0


显然,一个冷面杀手。


而我,一身浅白,像个秀士。表情木然,仿佛白煞。


黑白双煞!


难怪我们这个考室的学生这么老实。


窗外,玉色的女贞花如雨般飘落。


 



有太阳的下午是最残酷的,闷得人恹恹欲睡。下午230,考试开始了。


领导很有预见性,早在考前会上,就预见了有人要栽瞌睡。先打了预防针,然后严肃批评上午出了问题的考室。说上午某某考室出的问题很大,后果很严重,甚至于惊动了上级,主管部门的大小一把手都立即亲自来处理这个问题了。当然,问题都处理好了,下不为例,决不能再出问题,否则追究……一长串吓人的话。幸好我没有出问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过打柱头惊垧墩,我还是得注意点。


……领导咋个就那么聪明,好像是针对我说的一样,开考不到半小时,我就忍不住要栽了。我怀疑中午的饭里是不是放了蒙汗药,怎么睡意竟敢如此猖獗?应该不会的,哪个吃了豹子胆了哈。应该是中午没地方睡觉,在茶馆里看人家斗地主喝麻将汤的缘故。


校园里安静得很,比学生放了假还安静,很适合午眠;几个巡考的像吃了东洋大补丸,精神得很,游神一样转来转去。我生怕被人家逮着,连0.001秒的梦也不敢做,只好硬撑着,撑着,撑……着……


不行,我不能倒下。唱革命歌曲,在心里唱歌。


“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像太阳……”


“大刀,向着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风在吼,马在啸,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


不行,我不能倒下。喊革命口号,在心里当英雄。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中国共产党万岁!”


“毛主席万岁!”


“向我开炮!”


“同志们冲啊!”


……


不行,我不能倒下。背红色经典,巩固理论成果。


“爱国守法,明礼诚信……”


“以热爱祖国为荣,以背叛祖国为耻……”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教育要面向现代化……”


“立党为公,执政为民……”


……


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深呼吸,一二三。


向甲学习,坚持到底。


我对面的甲,也同我一样笔直地坐着,眼睛不再放电,脸色更加黝黑,像秦始皇的兵马俑。


我扫视了一下考室,26号考生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睡得很香。考生在考场上睡觉违纪不?考试规则上没有写。所以我和甲都不敢创新,万一人家在思考问题喃。如果发出了鼾声算不算违纪?应该要算,因为影响到了别人答题。他发出鼾声了吗?没有。所以他并没有违纪。没有违纪,我们就不能去干扰考生。要不,他可以举报我们。


我和甲泥塑一样坐着。我的脚和大地粘在了一起。得赶紧动一动,要不脚可能要石化了。我开始运气,打通肱股血脉,10个脚趾头像手按键盘一样动作,左边管ASDFG,右边按HJKL;。两三百秒后,脚不麻了。


11号考生举手发问,甲立即轻脚轻手走到她身边,说话温柔得我都没有听清楚,并辅助以手势语言。12号考生的准考证掉在了地上,别动,甲像猫捉老鼠一样前去,弯腰,捡起,放好。别看他一脸冰霜,凶神恶煞,然而做事细心,待人体贴,还有点侠骨柔情。


熬过了最艰难半小时,我的精神渐渐恢复。


窗外,淡淡的女贞花如雨般洒落。


 



雨下了半个夜晚,到考试时还在小下。雨水把女贞白色的小花汇聚到了一起,一小堆一小堆的,像一座座花的坟墓。


天气很凉爽,很适合这些可怜的人儿正常地或超常地发挥。


我们做完规定的动作之后,又端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忽然羡慕起甲来,他可以正面看考生,把考生看成一朵朵花,虽只可以远观,也足以大饱眼福。我只能看学生的后背,看到的都是背对着我的人。转念一想,看背也不错啊,可以有想象,不像甲,连梦都做不成。


考室里有30名考生,从后背的特征看,至少有18名女生,有3名疑似女生,有9人肯定是男生。经过我仔细地观察和思考,看他们的穿着和举动,再加上排除法,最后确定为20名女生,10名男生。考试结束后,和甲对了一下答案,结果不完全一致。问题出在18号上,她是个标准的假小子,把甲给马扁了。我告诉甲,她的脖子后面有一对细绳打了一个吊内衣的结,男生是不穿内衣的。当然,也不能怪甲,他只能看到正面的山水,又怎能看到后面的风景呢?


20名女生中,没有穿裤子的有2名,她们穿的是裙子。有18人穿裤子,其中16人穿的是牛仔长裤,2人穿休闲女裤。清一色的都是穿短袖。10名男生中,有7人有学生味,有3名头发是立起的,打过了摩丝,看上去有点野,应该是学习呈弱项的一类,要重点监护。


坐在我前面的是8号,一个女生,前一位是9号,也是女生。8号的身材很好,苗苗条条的,穿红花格子衬衫,外面是一件棉布背心,浅黄色的。我研究了好久,终于看懂了。她外面的背心和里面的衬衫,实际上应该是一件衣服,只是样式上让人觉得是两件,有层次感而又不热,看来设计师是动了脑筋的。从背影判断,这个姑娘应该有一张很好看的脸。我偷看了一下她准考证上的照片,照片上的人不好看,胖乎乎的。恐怕是她为了迎考,给累瘦了一些,结果就变好看了。实际上,她确实比照片上要漂亮多了。特别是当我看她做题从头至尾没有留下什么空白之后,我就觉得她更加漂亮了。她前面的9号,照片上的人非常娇柔,但一看身材和脸的侧面,简直判若两人。看来,照片只能作一个参考,是不可太信的。——我忽然想起了那些电影明星歌星什么的,从图片上看,个个都是美人。卸妆之后,有几个还出来见人?


8号,她的名字也很好听,诗旋。我坐在她的背后,离她顶多只有0.7米远,我甚至可以听见她的呼吸和心跳。她应该是一个很爱美的女孩子,从穿着和头发上都可以看出。我看她的秀发,是很乌黑年青的那种。她的头发不长,却是扎起来的,扎成一个小辫,扎得很细致,用精致也不为过。她扎的小辫很惹眼,原因是的皮筋上串有彩珠,彩珠有12颗,绿黄蓝各4颗。皮筋估计扎了三圈,正中是一颗红红的大草莓,心形向上的那种,草莓的下面有两片绿叶,果红叶绿,鲜艳欲滴。草莓上面,有12个白点,那应该是草莓的种子吧。她在小辫的左右靠近耳边的地方各夹一个花发夹,发夹上有闪亮的水钻。两个发夹的水钻都是12颗,前6颗排成了一朵梅花,花瓣5片,紫色的,中间一颗要大一点,红色的。依次下来的是一朵小花,3颗成“品”状,红色,像娇羞欲开的花。再接下来是11颗再1颗,都是红色的,像花骨朵的样子,逐渐变小,余音袅袅……


感谢诗旋,让我至少度过了30分钟清纯美好时光。


然后我的头脑中就满是淤泥这30名学生就是出淤泥的莲花淤泥在发酵在膨胀我满脑子全是这些学生的统计数据以及对这些数据的分析以及对这些人的分析加想象以及他们的成绩好坏前景预测以及他们的老师父母男朋友女朋友以及他们早恋情书拉手夜晚……


操场上不知什么时候洒满了阳光。


我的眼睛黯然失色。


窗外,洁白的花雨在黄昏簌簌下落。


 



终于出问题了,可能很严重。


午饭时气氛就有些紧张。饭后,我们仍在考场安排的旅馆里休息,我怕下午的监考打瞌睡,找了一个房间午休去了。一觉醒来,只觉得旅馆很安静。赶紧起床,到大厅去看看,我们的人马还在娱乐。只是我们的,另一校的人早就不在了,昨天中午大家不是在一起玩吗?怎么……听人说,人家组织开会去了。


考前例行是会,一进会议室就觉得气氛不对。大小主任端坐在主席台上,一脸严肃,仿佛黑云压城。前几堂都是按考室坐的,甲乙并坐在一起,现在分校来坐,一校一边。主持人解释说:会风不好,总有人不自觉……现在分开坐,看哪所学校的还说话。这么一分,果然会有人出来干涉纪律,会场一下子清静多了。主持人点名,考场主任讲话。考场主任说,各位领导,各位老师,不说已经不行了,不说已经不像话了!我们考场连续在出问题,已经引起了教育局领导的高度不满!上级下了死命令,从今天下午起,谁再出问题,注意,谁再出问题,年终考核结论为不合格!第13个月奖励性工资拿不到不说,两年一调的晋升工资也得停下来!一位我们都不认得的年青的领导郑重其事的说:“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对你们说,这不是开玩笑的。”声音不大,却如平地秋雷。


会场比考场还安静。虽然老师们不是吓大的,但老师们怕的就是扣币,尤其是长效机制的扣币。


我和甲各司其职。他领卷,我领草稿纸。为了稳妥,我像清点100元的大钞一样清点了草稿纸,30张,没错,再数一遍,还是30张。再为了稳妥,我叫考生在自己的草稿纸的左上角写上考号,并亲自作了检查——草稿纸是要完璧回收的,一张也不能少。考试前,我和甲再次核对了考生,直到确实可以像把“神六”从太空中接回地球一样为止。


本次考试是文科综合,考试时间分为三段,前半是闭卷,中间有10分钟收发卷过渡,后半是开卷考试。甲要黑板上写考试说明,我看他有点紧张,把过渡的“渡”先写成“渡”,又改成“度”,最后又加上了三点水。在黑板上写考试说明的工整度和正确性,也是刚才主任批评的重点之一,说亏你们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连个考试说明都写不伸展,试卷科目不规范,试卷张数页数数不对,考试时间120分钟写成两小时等等。难怪甲会紧张的,换了我也不见得不紧张,我看他在黑板面前神了至少30秒,才确认板书无误。


考场主任的确是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受气。在主席台上说话摔在地上梆梆响,在领导面前却是骨头缺钙毕恭毕敬。说人不是也只是点点现象,有一次点到了乙,显然是我们学校的,我们的目光“唰”地一声聚焦在他脸上,他马上作了解释:你们是上帝,说重了又得罪你们,得罪了你们你们就说我们学校的坏话,说我们的坏话你们的学生就不来我们学校读书,我们就招不到你们的生。他说得很可怜,却是大实话。这几年他们都在和我们打交道,我确切知道的是我们的学生不太爱在他们学校上高中,尽管他们的高中也不错。别看他是校长,在某些时候权力大得像上帝,在招生方面,他是不敢怠慢我们的,要不我们就要给他放泄药。


考试不到10分钟,至少就有5人开始午眠了。因为是文科闭卷考试,背不到就答不出来,所以睡觉的人明显多于往常。到下半时时,就没有人睡了,大家有资料可翻,翻到就抄,忙碌得不得了,我们监考就轻松多了。


足球场上有几只白头翁在玩,它们看到如此碧绿的草地,以为可以找到好多吃的,至少可以喝点湿气,啃口青草,哪知道草是假的,是塑料草皮。白头翁啄了几次,觉得有些受了愚弄,丢下几句怪话,失望地飞走了。


窗外的女贞树绿得可爱,米白的碎花儿簌簌飘落。


 



在考前会上,主任以愉快的口吻告诉大家,这是最后一堂考试了,大家前面的工作做得很好,但是不要天亮了把尿尿在床上。大家要坚持到底,站好最后一班岗。最令人激动的是,主任宣布,考完试后,大家的监考费和差旅费将一分不少地发给大家,请大家在领队老师处领取。


万岁!


监考20元一堂,5100元;交通费来5元回5元共10元;住宿一晚补助10330元,人均140元,折合人民币1400角或14000分。如果早晚不吃饭,再走路回家去住,这140元可以净落。


一切按部就班。我端坐在后面的黄金分割点上,心情也轻松了许多。考生们快熬出头了。略微有点浮躁,不过凭着甲的冷峻和我的威严,谁也不敢出格。唯有不同的是,有一位考生在睡醒之后,申请提前一点交卷。考生在开考半小时以后,是可以交卷的,甲表示同意。其它的29位考生,都老实地陪同我们坐到了响铃之时。


窗外应该有很好的阳光,一只漂亮的凤蝶停在女贞树的小枝上,白色的小花仍在稀稀地飘落,校园安静极了,似乎可以听到落花的声音。


我的邻居是8号。我看着8号,这个聪慧而赏心悦目的女孩子,她的试卷应该是答得很好,从容而自信,像一朵圣洁的百合花。我看着她,想起了我的小家伙。几年之后,他也会参加一场这样的考试,一场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人命运的考试。他才读小学二年级,成绩虽然不错,我也为他杞人忧天地担心。我担心的是,他考不上初中咋办?我就是教初中的,是回到我的身边,由城市到农村吗?不可想象。就算考上了初中,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没有考上高中又咋办?交高价,找熟人,读重点,还是将就读一个二三流的高中或不入流的什么中,混大一点仍由他的命去?不敢想象。就算考上了高中。他人大的,我们也管不着,他是自由的,社会是多彩的,网络、青春、女生、财富……什么诱惑都有可能导致他改变人生的航向,他考不上大学又咋办?无法想象。虽然我坚持认为并做到功夫在平时,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但考试是一次性的,一次不成功就是一生的失败。“唉,这些可怜的孩子。”我在心里叹道,仿佛坐在我前面的,都是我的孩子。


不过,我还是得感谢考试。考试虽然冰冷而残酷,却是社会资源再分配的最公平的一种方式,尤其是对我们这一些农村孩子。他们天生就是农民,除了读书考试改变命运之外,请问还有什么更好的途径?我本人虽是考试的受害者,但最终还是考试的受益者,正是因为有了考试,才有了丢掉锄头握粉笔的机会。因为考试,“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自古如此。


为了社会的进步,考试是绝对严格的;为了学生作人的诚直,考试是必须严格的;为了学校家庭及学生个人之间竞争的公平,考试是必须绝对严格的;为了让低年级的学生破灭作弊的梦想,考试不得不严格……所以,凡是在学校和善的老师,都不能被派出来参加监考。能够派出来监考的,都是有杀伤力的选手。考试是一台摧花机,花不落,果何结?万事万物的新生,都有相对应的万事万物的旧死。小考、中考、高考等决定人命运的考试,都是落英缤纷的过程。有的人随花去而去,有的人随花落而生。历经多次花落之后,结出的多是精英的果实。考试就是这样,让人爱恨交织,却又无奈!考试结束之时,有一间考室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这笑声很彻底,比铃声还响亮。我们的考室,却平静得如时钟一样机械而精准,响铃—停笔—收卷—查卷—装订—验收—密封—交卷—走人,好,任务完成。


 



下午要上课,临近期末,学校把时间抓得很紧,容不得半点休息。我们冒着六月的骄阳大汗淋漓回到学校时,已是12点钟。有人约去上餐馆,我觉得钱来之不易,拿着自备的碗,去了学生食堂。


学生食堂对教师优惠,饭菜自助,吃饱为止,两块钱一顿。


和我一起就餐的同事讲了一则笑话,说是今天上午发生的。


“请同学们把桌子放在试卷上,教室马上离开人。”


哦,这就是那个考室的学生发出彻底笑声的原因吗?有这么开心的笑,他们真幸福。


……


几天之后,中考有了结果,我教过的学生中,有十多名考到了B2以上,这意味着他们有可能上重点高中了。尤其是我的科代表,平时成绩最令我担心,却考上了一所“国重”。她浑身都是笑,见了我,高兴得话都忘了怎么说了,只是笑;仿佛三年没有笑过似的,都精华到一起了,只是甜甜的笑。


我还在想念那考室窗外的女贞花,朴素的、洁白的、碎玉一般的小花儿,到此时不知是否已经落尽。花落之后,之后,就该结果了。那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那位给我留下美好回忆的女孩子,圣洁得像一朵的百合花的诗旋,也一定笑逐颜开了吧?


我想应该一定是的。


 

《直到落花成冢》有3个想法

  1. 呵呵,文学功底深厚啊,佩服之至[quote][b]以下为许必华的回复:[/b]
    感谢光临[/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