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的女工

唱歌的女工


我到学校时,通常不到8点。一次上楼,楼梯间传来了歌声。声音不大,却也平和悠扬。我以为是学生,上楼去看,却是拖地的女工。她低头做着自己的工作,同时自己给自己献上歌声。我没有打扰她,悄悄地退下。


学校里有几个女工,干的主要是保洁的活儿。她们大约中年,经常穿统一的蓝色工作服,从背影看,都差不多。有时见面,人家喊我,“许老师”,可我并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只是礼节性地笑笑,泰然走过。当然,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去记住她们的名字,问过了也无益。和在学校里广受学生敬礼的教师相比,她们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但她们,却确实和我们一样服务于同一所学校。


不止一次听到歌声传来,当然是她们在唱。我有时真想去采访一下,她们干如此普通的工作,收入是如此低下,何以还如此快乐?想想我们,天天衣着光鲜、广受尊敬,无风雨之苦、无冻饿之虞,却并不快乐;一天总觉得付出太多,回报太少!难道我们,成了刘基笔下的柑橘?


想起了我的一个学生,听说现在已坐到了大公司经理的位置。他生于山区,家境贫寒,书也只读到职高。出来工作从小工做起,到小组长,到工段长,到销售部……他每走一步,都觉得是上天对他的眷顾,于是感恩戴德,恨不得把命搭上去报答工作。他能走上高位的秘诀,就是他对生活的要求很低,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知足——他当年能读职高,拜托的都是政府的补助;能够走出山区进城工作,就已经是修了几辈子的福,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从女工发自内心的歌声中,我似乎找到了快乐的秘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