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或者忧伤

美丽,或者忧伤


 (此文被《大地的呼吸》一书收录。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




广阔无际的川西高原,白云飘动的人间仙境。因为童话般的美,机场修了一座,又准备再修一座。无论多大的困难,铁路也正在一步步爬升,高速公路也在准备穿越,目标只有一个,直上人间天堂。


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美丽会不会成为忧伤?


 


一、湿 


天空蓝得像一湖沉静的秋水,没有一丝儿杂质。空气清新而湿润,比雨后还雨后,吸一口,清爽得像薄荷冰,仿佛百灵鸟清脆的歌声。这样的清晨,若是在成都平原,不知会滋润多少甜美的梦。成都平原夏日里那种粘粘的热,若尔盖恐怕永远感受不到。但愿永远不会有。


湿地是地球之肺,若尔盖是成都之肺,如果肺都热了起来,天府之国就将不是天府,而是地狱。


出若尔盖城,在金色的阳光下、清爽的晨风中,在花与草的海洋里,我们很快来到了海拔3500米的若尔盖国家草地湿地公园。其实整个川西高原就是一座大公园,只是这一片更美。这里有广阔无际的阿西牧场,有著名的热尔大草原和花湖。走进若尔盖湿地,才仿佛真正走进草原,那看不到尽头的平坦、消失在天边的博大,让人的心胸也宽阔得像大海。绿与蓝相吻于地平线,云与山缠绵于天尽头。成群的牦牛,像一团团黑色的云,飘荡在绿原之上;远处的羊群,泛着白色浪花潮水般涌动,涌在平静的绿波上。草原、神奇而美丽的草原无休无止的拥抱着我们。


路延伸在碧绿的高原上,延伸到白云深处。路边绝对没有常规思维下的行道树,不,是根本就没有树,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花草。紫色的熏衣草般的花铺在两边,像是有意栽种,但又长得那么自然;梦一般的花带和路一样长得没有尽头,路有多长,花带就有多长。花的执着使高原上的路美得像天路一般,我们走在了铺满鲜花的路上……


 


二、牧 


美常使我们停下脚步。


轻轻地踏进阿西牧场,踏在软绵绵的牧草上,踏在缀满鲜花的绿毯上。好好地享受一下走在草上的感觉,那种软软的、全身心的舒坦——在城市那点小气的绿地,脚步是禁止的;但在这儿,这无边无际的草原上,你就尽可能放心地与草亲密吧——把自己摆一个大字放在草皮上,睁着眼看天的宝蓝、云的洁白;闭着眼听风的低语、花的呢喃。坐起来,前面是一群牦牛,正朝我们走来,看上去挺凶的,其实很憨厚,睁着大眼睛看着我们,也许在它们眼里,我们是另类,是天外来客。它们才是草原真正的主人,因此看我们很从容,特别是那些小牦牛,把我们看得很痴,但我也从它们的眼里,看出了善良,就像当地的牧民一样。


纳帕海是不一样的,那里的草原欺生,容不下外人。


草原上的路,走上十里百里都是一样。不经意间,绿草上竖起一副破篮球架,几个孩子在那儿打球,打得津津有味。那是怎样的球场啊,踢球还可以!我们走近,他们走来,鞋都没穿。有两个小男孩黑黑的,还流着鼻涕。我们给糖吃,他们也不客气。我们给照相,他们很配合;一个孩子还举起拳头,冲向天空,起誓一般。他们应该有更好的生活,机场、铁路、高速不应该只是少数人的利益,而应该或必须给他们带来繁荣,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儿的人们,也一样有权享受现代文明的成果。


白色的帐篷周围,上演着古老的传说。羊群云团似的聚集在一起,静静地等着主人剪毛。主人动作很快,一会儿地上就是一堆雪。也许是主人弄痒了,羊儿小声地咩着,像是在笑。剪过的羊轻松地跑进草场,兴奋地咩几声,很快地甩几下尾巴,幸福地吃起草来。


多美的童话世界!我们只是观众,站在世外赞叹;我们更应该是过客,风一样吹过,连足迹也不留下。


但可惜,路边时不时出现一个可乐瓶,或塑料袋,很刺目。


 


三、花 


我们得到允许,在一条细长的小路上骑行。我们更深入地走进了草原——牦牛离我们更近,我们甚至可以看清它们清纯的眼神。小牛吃着妈妈的奶,那看妈妈的眼神,谁说只有人类才有!


一阵风走过,感动的不只是草,还有我们。


路的尽头,大草原腹心,一片水草地——花湖出现在眼前。连接花湖的,是一条又窄又长的栈道。栈道是架空的。这样的设计很人性,既关心了上面的游人,更想到了脚下的生命。临近湖滨,几乎就是沼泽地,看上去好好的,一脚下去,只觉得人在下沉,一会儿水就浸了出来。我们不敢太靠近水边,怕陷下去。本来走下栈道就是不对的,我们只是想想象一下那人在花丛中的感觉。


水草丰茂,没有花,但花开的痕迹还在,一穗穗穗状的花序还隐约着花开的盛况。名为花湖,应该说就是花开得像一片湖。虽然没有看到什么花,但看到这成片的枯紫,眼前足应该是一片五月的花海——紫色的轻云浮在绿毯上,在我们的身后延伸,延伸,然后是一滩纯净的湖,一线深深的绿,低低的远山与天相连……


登上观景台。高高的木台上,最宜于诗人作诗,画家作画。可惜我什么也不是,心中想表达的,语言变得了苍白。近水处,草特别盛,特别绿,绿得油油的,把个水岸,圈成了一道翠色的怀抱。怀抱里,是一湖碧水,游鱼水草,尽在空明中。没有风,湖面平静如镜,蓝的天,白的云,都在照着子。云的轻纱、丝缕、绒团,在水中都纤毫毕现,看着看着,让人分不清哪是真的,哪是幻影,甚而疑是水中还有九重天。而水中的绿洲,点缀在白云上,比起天上云锦,又平添了无限乐趣。更有水鸟,悬立空中,忽然坠下,击破镜花水云。忽然,水中太阳被一道彩环环绕,奇异无比。太阳不很清亮,一层薄纱覆在上面。周围,便是一道七彩光环。我们一会儿看看水里,一会儿看看天上,大自然的神来之笔简直美得令人无语……光环是有灵性的,一会儿便收起了绚丽的容颜,消失在无尽的云天。我们都觉得自己幸运,在若尔盖、在热尔大草原、在花湖,竟有佛光照临,祥瑞呈现。


有风吹来,水边的苇草随风晃动。站在高台之上,把酒临风,宠辱偕忘,当是人生之大乐。然而没有酒,只有风,我们也一样陶醉在这无边的旷野中。

发表评论